霁月菌.

没有原则的cp持有者,只会大口吃咸肉,大口喝甜酒。

【勋勉】可口可乐

还是片段式练习

最近看到了蜜汁樱桃味可乐Q_Q

-------------------------

咕嘟咕嘟,呲!可乐瓶子被拧开,白色泡沫顺着瓶口翻涌上来,一阵可乐的甜腻味道涌了上来。

“以后少喝这种东西。”金俊勉皱皱眉头,打了个转向。

坐在副驾驶座上男孩子撇撇嘴,不以为然地哼唧着答应下来,扭头就掏出paid开始了一个篮球游戏。

一个红灯,繁忙的街口,总要等上一会的,金俊勉干脆熄了火,车里瞬间更安静了,突然外放的游戏音乐着实吓了金俊勉一跳。

现在的小孩子,怎么都这么难管呢。金俊勉的眉头皱得更深了。

那时侯,我是怎么度过来的?





夏日的香樟树连成了一片,男孩子挥洒在篮球场上的汗水,女孩子午休的窃窃私语。

“诶?五班那个转学生你看到了吗?”

“我知道我知道,我那天去老班办公室的时候还看见了呢,叫什么吴赛……”

“是吴世勋啦!”

“对,我给你说……”

女孩说道这里,捂起嘴,咯咯地笑着,又说起什么,坐在前排的金俊勉听不太清楚,突然没由来的烦躁。

“大家安静下!”

瞬时,教室里那一点点的窃窃私语也消失了,只留下窗外夏蝉无休止的聒噪声。

金俊勉和吴世勋的第一次交流,是在不久后的篮球联赛校会议上。作为学生会主干的金俊勉有义务为校队进行组织,并且金俊勉被委以临时组织队长的重任。

“所以,请大家加油!”讲话完毕,金俊勉弯了个九十度的腰。

哗啦啦呼啦,几个人高马大的校队主力站起来,呼应着,金俊勉微笑着应对着。

那人只是疏离地坐在会议室一角,低着头,看不见表情。

什么人,礼貌都不懂。

终于,篮球赛还是在这个荷尔蒙爆发的夏季如火如荼地展开了,最后一场球赛在本校举行,为此,学校还特意放了一天假,作为学校开放日。



“金队!队服准备好了吗?”

“好了,都在更衣室里,麻烦你再去检查一下。”

四脚朝天地指挥完毕,金俊勉准备打发一个社员去买饮料,发现只剩自己了,只好亲力亲为去趟小卖部。

据观察的话,他们的爱好。

自己的牛奶,一瓶维生素功能饮料,一瓶绿茶,苏打水……还有,吴世勋?金俊勉手放在货架栏上,不知选择什么。

他那种四肢发达的人,喜欢喝可乐这种幼稚的饮料吧。

哐当,一瓶可乐入框。



“什么!不在?”金俊勉回到休息室,便被告知篮球服不见了。

“金俊勉你怎么搞得。”会长也来了。

“就是啊,金队你明明说已经放好在更衣室的……”那个被派去确认服装的男孩缩在一角,畏畏缩缩地迎合着。

“我……”百口难辩。

“门哐当一下被打开,就像可乐入框的声音。

“再推脱也没用,当务之急是服装问题!”吴世勋一下冲了进来,不等一众人反应过来,吴世勋又开始部署。“找到运动校服外套,翻穿,用教室的白板笔写上自己的号码!”



这小子,脑子也挺发达的嘛。



联赛自然是顺利举行,E高的篮球服倒也成了本市高中的一个传奇。

更加传奇的是,一向温柔儒雅的金俊勉竟然和运动高岭之花吴世勋成了兄弟,就是那种喝一瓶可乐都不嫌弃的兄弟。





滴!滴滴--后面的车不断鸣笛,把金俊勉从回忆中拉了出来。

呼。

一脚油门。



车子停在一所重点中学门口。

男孩子没有打招呼,只是放下paid拎着可乐和书包就下了车。

“阿金!三三两两的男孩子看到这个下车的男孩子,打着招呼。“诶,怎么一大早上就喝可乐,我记得你爸对你身体管理得可严了啊。”一个黑黑的高个子男孩马上敏锐地发现那瓶被拎着的半瓶可乐,他记忆犹新,阿金的爸爸甚至为了阿金的健康,写过建议信给食堂。

“这个啊,我爸不太管可乐,也就念叨两句。”男孩耸耸肩,把可乐装进书包。

“话说,你这周的社会实践……”

男孩子们三三两两的走远,那辆送男孩上学的豪华车子也开走了。





校门口的小商店,挂着一个小电视,正直播着一个新晋影帝的直播。

“您好,很多粉丝朋友都对您的饮食习惯特别好奇,您能说说吗?”

“我的话,比较喜欢牛奶一类的,但是年轻的时候,有一个非常要好的朋友,好像比较喜欢可乐,所以,这个习惯我保存至今。”




可口可乐的白色泡沫顺着曼妙的瓶身,从瓶口溢了出来,滴落在香樟树下的浅绿色橡胶看台上,成了褐色的凝固物,时光已逝,岁月不再,数不清的球鞋刮蹭,最后,竟了无痕迹。

没有被喜欢的可乐,因为阴差阳错得到了殊遇,又在时光荏苒的人走茶凉后从归寂静。


评论(6)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