霁月菌.

没有原则的cp持有者,只会大口吃咸肉,大口喝甜酒。

【勋勉】cerise


一个用来练习的小片段

我发现自己果然还是没有那种能让自己的脑洞写出来的人啊T^T

所以,小片段真是个好办法耶

---------------------------

最后,金俊勉还是低垂着眼睛,转身离开。

他,大概……他是不会喜欢现在的我了吧,早知道那时就告白。金俊勉悲伤地想到。

屋里的人心尖猛然一颤,追了出来,可看见的只用装修华贵,灯光奢靡的走廊。

没有人啊……

“吴总!怎么了嘛?”一个干练的女人问道。

“没事。”吴世勋转身再次回到包间,邻关门前还是回头看了眼,走廊还是空空如也。“咱们继续。”

伸手关门。

咦?之前门没锁嘛,这可不太妙。


咔嗒,钥匙一转,锁便打开了,一股味道顿时涌出,夹杂着前天泡面和更早些天的廉价盒饭的发酵味道。

胃里立即涌上酸液,可怕的味道无孔不入的窜入,勾起两天没进食的可怜胃袋的抽搐。

金俊勉捂着嘴巴跑到了走廊边,撑着墙壁,呕吐不出任何东西。

疼痛感充斥着神经,并乘着每条神经末梢传遍全身,金俊勉哆嗦着干枯又伤痕累累的双手打开一小瓶药物,廉价的止痛药的碎纸屑味道也立即横冲直撞地布满了鼻腔。

再也无力支撑,金俊勉昏倒在地上,抬眼仿佛看见了阳光下的金色细小尘埃。

恍惚间,金俊勉想到了以前的生活,这个时间点,是和某个名媛和下午茶的时光吧,亦或是在一个有格调的酒吧,调侃着某个名不见经传却意图攀高枝的小演员吧。

想着,金俊勉昏睡了过去。梦里好像有香喷喷的烤鹅,油水顺着饱满的鹅肚子留下,鹅肚子里浸了油的果子,青绿色更加妖艳。

再次醒来,已是深夜,肚子早已饿的没有知觉,亦或是那颗廉价止痛药的作用,金俊勉不再去想,觉得这都会浪费自己为数不多的能量。

眼泪就这么涌了上来,一种无助感刹那间升腾,被扎了般的同感从心脏传来,直逼太阳穴。

金俊勉伸手准备擦眼泪,却终是没有湿润半寸衣袖。

可他也终是做好了准备。

堕落吧。

满目都是由于饥饿而产生的绚丽樱桃色。

cerise


“准备好了吗?”豪华奢侈的座椅上的女人挑挑眉,问道。

金俊勉扯了几下暴露的衣服,发现无济于事,撇撇嘴。“好了。”

四散的低迷光芒,高贵又恶心的昂贵酒味。金俊勉小心翼翼又格外厌烦地走进包间。

“您好~请问您要哪位呢?”女人讨好地问道。

“左边第一个,一号。”冷峻的声音。

金俊勉意外地抬起头,对上的便是那双自己即使落魄也朝思暮想的眼。

吃惊过后,羞愧感铺面而来。

我……恶心极了。

拜托,不要好嘛?

求你了。

那双眼睛没有因自己的躲避而移开,执着坚毅地继续盯着。

“今天晚上,我要带他出去。”


“怎么?”吴世勋看着坐在酒店沙发上几乎是瑟瑟发抖的金俊勉,笑了笑。

“要先洗澡吗?”金俊勉强装镇定。

“呵,小少爷吃生日蛋糕前都要洗澡的吗?”吴世勋转身,一会儿便从套间自带的小厨房拿出一个生日蛋糕。

评论(11)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