霁月菌.

没有原则的cp持有者,只会大口吃咸肉,大口喝甜酒。

【勋勉】无关年少 有关少年(下)






  嘟--嘟--嘟-!
  
  等待接电话的时间里,吴世勋突然想到一件事。自己甚至可以原谅一个长得像俊勉的小孩的错误,为什么一向好脾气的金俊勉当时会那么生气呢。
  
  电话突然被接通,吴世勋反倒有点手无足错。
  
  “喂?你好!这里金俊勉,哪位?”
  
  “……”

  “喂?先生?小姐?在吗?”
  
  “是我。”

  “……是世勋吗?”声音被听了出来。
  
  “嗯。我……这有人在找你,方便见吗?”

  “……,我后天去澳门。”

  “我过去。”

  “嗯,好,我这有个会议,再联系。”
  
  不及吴世勋告别,耳边留下的已是忙音。
  
  俊勉还是那么忙吗?我也不再是幼稚少年。
  

  另一边。

  助理看着接了通电话的老板,少见的失态。

  “把我下周的澳门行程提前吧,后天。”
  

  
  挂了电话,吴世勋看了看窗外。金俊勉的声音还是那么好听,不过多的是一种精干感,自己说是去找他,这样的理由,就这么被相信了,自己还是突然专门去找他,总是觉得两人的对话熟捻的可怕,好像和老朋友似的。想罢,吴世勋还是准备订机票。

  机票×2。确定。
  
  推门进去,客房里小金俊勉正打游戏打的火热,看着小孩瘦削的背,吴世勋突然有点舍不得了。

  小孩子的幼稚心性的确会惹人心烦,但是某种角度来讲,那也是一种不一样的热烈。因为年轻,因为年少。
  
  就像玫瑰,热烈,敏感,时不时的还会刺一下,蛮可爱的。

  

  要带的东西没多少,次日清晨,吴世勋提了个包就走了,小金俊勉更有意思,穿着吴世勋大大的卫衣,连个包都没带,怎么来的,怎么走的。
  
  “喂,小鬼!见了金俊勉你要去哪?”
  
  “当然是回家喽~”

  “能透露点吗?”

  “秘密!”

  说完,小金俊勉转身拉过毯子,睡了过去。

  “啧啧,你小子奇奇怪怪的。”

  所以,为什么这个小子会突然出现,自己突然出现在据地面千里的高空?吴世勋看了看窗外的朵朵云彩,突然迷惑了。

  一次奇奇怪怪的冲动。

  同样于千里之上的金俊勉刚批完一份文件,揉揉太阳穴,也产生了同样的问题。

  世勋他?为什么会突然带着一个蹩脚的理由,来找我,自己答应的也是水到渠成。

  如果说金俊勉是吴世勋心脏上的那道不可磨灭的疤,那么吴世勋也同样是金俊勉心底深处的秘密和温情的伤痕。

  不是离别时的错误有多深,只是少年的赌气。赌气演变为真实,压制着萌动,直到那最初的小欢喜发酵,蔓延为浓重的爱。

  在心底的无形处张牙舞爪。

  为什么一次如此荒唐的会面,双方都不会感到奇怪呢?

  嘘!听那心底蔓延出来的葡萄酒的咕嘟声。

  咕嘟咕嘟,翻涌而上。

  
  半梦半醒间,飞机落地了,不同于吴世勋的莫名情绪,小金俊勉开心的要命,对此,吴世勋非常不满意。

  “你怎么就这么开心呢?”

  “秘密!”

  又是秘密!真是,都要分别了,这小家伙不说点什么嘛。

  男孩兜了兜帽子,大步走了出去。

  一家玩具店突然吸引了吴世勋的注意力,那只兔子朱迪……

  诶对,见老朋友总要带礼物的。

  两人约定在一家有点复古味道的英伦咖啡店,店内装修与窗外高楼林立的现代建筑截然不同。
  
  金俊勉是先到的,听着旋律性的萨克斯乐,金俊勉有种昏昏欲睡的感觉,明明还有大堆业务要处理,可是金俊勉此刻却无比轻松。

  莫名其妙。

  
  下了飞机,吴世勋立即按照地址来到了咖啡店,甚至透过居然可以看到坐在桌边打盹的金俊勉,心跳快了一拍,正准备进门时,小金俊勉摇头晃脑地抓住了吴世勋。

  “咳咳,找到啦!”

  “?”

  小孩突然凑过来,耳语了一番。吴世勋先是疑惑,疑惑转为惊诧,最后是了然。

  小孩把手挤进同样把手放进口袋的吴世勋的口袋里,把一枚冰冰凉凉的环状物递到手心。

  然后小孩背着手向后走了几步,挥挥手,就这么消失在街角。就像来时的那样。
  
  推开咖啡店的门时,突如其来的迟疑,因为内心有了一点慌张,因为本来准备好的理由突然没有,变成了自己来找他。

        进门之前,吴世勋把朱迪玩偶拿出来,轻轻地给它套上那枚告白戒指。

  一首萨克斯曲完毕,金俊勉睡眼惺忪地抬了抬头,那人就在那。

  那人就在那。

  吴世勋挥了挥手,走了过来。新的一首萨克斯曲悠扬的开始了。
  
  采摘许久的玫瑰已不再热烈,因常年酿造,成为了一杯酒,咕嘟咕嘟,酒香四溢。

  绵长持久。
  

  
 吴世勋拉开座位,在金俊勉对面坐下。
  
  “嗯……”

  “它要见你。”
  
  吴世勋递来一只兔子朱迪的玩偶。

  “这……”未等金俊勉说完一句话,手抓着兔子的胳膊的指节传来金属的触感。
  
  对面的吴世勋笑眼弯弯。

  
  无关错过的年少时光,无关带有露珠的娇艳玫瑰,只有关你,我的少年,绵长的美酒里,你还是我的少年。

  
  


  
  很久之后的一个周末的午后,狗狗趴在茶几上的地毯上,金俊勉卧在吴世勋的怀里,电视上一部很老的爱情片子刚刚结束,片尾曲缓缓响起。

  金俊勉摩挲着手上的戒指,一个久久不敢问出的疑问。

  “世勋…为什么会把那天的日期刻上去?”明明是因为那天的吵架,我们才分别三年。

  吴世勋撩了撩头发,看着怀里人可爱的发旋,忍不住地亲了亲发丝。

  “我们啊…其实本来那天是会在一起的。”

  金俊勉疑惑地抬了抬头。

  “早就刻好了,是告白戒指。”

  金俊勉恍惚之间想起来那天,吴世勋鬼鬼祟祟地爬在自己办公桌的样子。
  
  “原来……”眼圈不住地红了起来。
  
  “呀~都过去了嘛。”

  “我一直以为是你幼稚……”金俊勉重新低下了头。

  “别这样,我们还是要长大的,我们的爱也长大了呢。”

  “嗯。”

  “我爱你。”

         “我爱你。”

  微风轻轻地顺着窗缝吹了进来。酒香越发陈香。
  
  这只是,无关年少,有关少年。

tin





嘿嘿嘿,结束啦!关于小金的事情和文中一些奇怪的情节,会有一篇番外来解释清楚的。

(所以……为什么一篇1w的短篇会有番外?)

  

评论(5)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