霁月菌.

没有原则的cp持有者,只会大口吃咸肉,大口喝甜酒。

【勋勉】无关年少 有关少年(上)




这是 搞笑 伤痛甜文(?)




你可还记得那个少年?那个因年少而错过的他。


你相信命运吗?哦,我不是发小广告的,啊不不,我和邪教也没有一点关系,诶……别报警啊,我说的是真的……

吴世勋看着坐在自己面前狼吞虎咽的男孩,突然对自己一向引以为傲的聪明脑瓜产生了怀疑。啊,这长得有点像俊勉哥的男孩子到底是谁啊?

餐桌对面的男孩像是没有注意到吴世勋的抓狂,抓着筷子吸溜吸溜地吞着面条。

这小家伙肯定不是俊勉哥。吴世勋想着,因为金俊勉从来不会这么无礼。

吴世勋就这么看着那个只有十五六的清瘦男孩子,一口,一口地吃掉了一锅拉面,要知道…这是吴世勋三天晚饭的量。

“啊,那个…你吃饱了吗?”吴世勋找了个理由,试图和男孩产生交流。男孩终于抬起了头,一双葡萄眼盯着吴世勋。

这孩子太像了。

像是终于意识到自己的无礼,男孩儿压了压瞳孔里的惊恐,故作老成地回答道。

“你好,我是金俊勉,谢谢款待。”

“?”

这不就一个活脱脱地毛头小子吗?就…长得像俊勉哥罢了,这下怎么,名字都一样。

活见久。吴世勋突然想到一个工作组的边伯贤的一句话,本来自己是不屑于这种不贵族的话的,可是…恐怕没有什么比这句话更贴切了。

“你好哇,那你是哪那里来的呢?”吴世勋狐疑地看着小金俊勉。

“我是你在门口捡到的。”金俊勉又瞪了瞪那双葡萄眼。

“……”

“怎么你失忆了吗?”小金俊勉扬了扬头,像是…在看一个智障。

吴世勋彻底无语了,哟~这小子还怼起我了?像俊勉哥了不起?

“我当然知道你是我在楼下便利店捡的。”吴世勋刻意把“捡”这个字咬的很重,“我是说你,你家在哪里?你一个学生乱跑什么?你是离家出走的吧,赶紧回家吧小子!”

吴世勋一向对幼稚的孩子喜欢不起来,一顿连疑问带教训地怼回了小金俊勉。

小金俊勉像是真的被吓到了,眼睛又睁大了,甚至比刚刚还大,眸子里的惊吓消失后立马都是委屈,好像眼角都湿润了。

吴世勋本来别过的头,在余光撇到小金俊勉已经湿润的瞳孔,还是不自然地回了句。

“我是说…回家吧,你爸妈该着急了。”说着,吴世勋又故做不在意地看着另一边,摸索着抽了张纸巾递给小金俊勉。

“幼不幼稚啊……”吴世勋又说了句。

小金俊勉立即吸了吸鼻子,阻止眼泪流出。“又不是我想来…还不是你…”

吴世勋没听清小孩的这句嘟囔,又疑问了一声。

“啊?”

“我知道你认识另一个嗯…大的金俊勉,我是来找他的。”

“我凭什…”

“我没地方去了。”

“我…”

“之前,金俊勉说让拜托你,你会帮我的,让我们见面就好。”

“我…”

“要不我自己去好了,刚刚在楼下还有个大叔说我好看,要帮我呢。”

“好!”

吴世勋爽快地翻了个白眼,站起来,头也不回地走到卧室去了。只留下一句话。

“自己洗碗。”

小金俊勉看了看吴世勋的背影,狡黠地笑了。

“诶!我睡哪?”

是夜,纯白的办公大楼此刻显得却有些妖艳,吴世勋利落地带上口罩,拉好黑衣帽,嗖地跳上二楼,顺利进入大楼内部。

站在指纹电梯门前,助手朴灿烈恭敬地递上早已伪造好的橡胶手纹。

“滴--”门缓缓启动,吴世勋睇了个眼色,朴灿烈立马给枪上了膛,紧跟着吴世勋进了电梯。

他,是让人闻风丧胆的零号特工,他接的任务无一不是完美完成,被记入后辈的教材中,今夜是他最后的一单任务,完成这个任务后,他便可以与爱人远走高飞。

摁下40层的按钮,电梯迅速上升,只留下耳边的风声。

滴!系统提示楼层已到,吴世勋听到了朴灿烈咽口水的声音,是啊,谁不知道这个任务是SSS+的等级。

吴世勋看着先自己一步走出去的朴灿烈,代表着血的发色像这个年轻人一样,热情努力。自己离职后,申请给他升职吧,吴世勋这么想着,也迈出了脚步。

“pong!”未装消音的狙击枪声在此刻格外刺耳,吴世勋马上就看见了前面的朴灿烈倒了下来。

“灿烈!”不等吴世勋追上扶住朴灿烈,那如火的少年已轰然倒地。

“游戏开始!”

嘈杂的音乐随后响起。

“饿了龙,饿了龙,我饿了龙你……”

糟糕!噪音污染!

在意识消失前吴世勋这么想到。

再次醒来时,吴世勋猛地一坐起来,那震耳欲聋的音乐还在响,于是吴世勋顾不得穿鞋,冲出门,冲到楼下客厅,啪地把电源拔掉,正盯着电视屏幕玩跳舞机玩的起劲的小金俊勉一下不高兴了。

“你谁啊你,我……”

看着黑着脸的吴世勋,小金俊勉突然意识到生命的可贵。

“啊,我…锻炼锻炼!好啦,我先回屋,您玩您玩。”小金俊勉弯着腰恭敬地…跑了。

“有本事你跑出去!”

回了回神的吴世勋给自己倒了杯水,坐在沙发回想这两天的事。嗷,出门捡了个小孩不算,昨晚做的是什么羞耻的中二梦啊啊!

看了眼那个像兔子一样窜回楼上的背影,吴世勋眼神顿了顿,拿起手机。

“喂?灿烈,在公司吧?帮我…查个人。”

挂下电话后,发现那个小家伙已经探头探脑地下了楼,吴世勋看见小金俊勉,也没说话,挑了挑眉。

“哇,好酷!可以查别人的信息,你是干什么的?警察?”

“没那么正义。”

“律师?”

“不是。”

像是下定了什么好大好大的决心,小金俊勉才小心翼翼地问道:“该不会是黑手党吧?”

吴世勋本想说不,顺便教导教导这个中二少年,可一看到小孩子那副惶恐的兔子模样,立马起了坏心思。

“是啊,正查你的消息呢~要是没人发现你失踪了的话…”说着吴世勋暧昧一笑,“是时候准备联系人体器官的黑商贩了。”

小金俊勉脸脸立马就白了,手脚并用连爬带滚地回了楼上。咔嗒,吴世勋听见楼上房间落了锁。

“这家伙…”吴世勋轻笑了声,“还是孩子啊。”

一直等到吴世勋窝在沙发上看完两部影片后,肚子饿的咕咕叫,准备订外卖时才发觉家里安静的异常。

或许是一个人习惯了,几个小时过后的吴世勋终于意识到这个问题。

“喂!吃什么?”吴世勋边上楼边问到,楼上的走廊静谧地吓人。

吴世勋赶紧加快脚步走向客房,抽泣声才越发进到了吴世勋的耳朵里。

抽泣声像是故意压抑似的,但可以听出是撕心裂肺的。

这小孩当真了?吴世勋急忙推了推门,才想起来是锁着的,但推门的动静却是是让小金俊勉听见了。抽泣声一下子停了,不一会儿却更加急促了。

吴世勋突然意识到自己的玩笑有点过了,毕竟…自己一个年轻男人悠哉悠哉地住在一个城郊的别墅区里,确实是符合黑手党太子的人设…可!我吴世勋就是个良民啊大大的良民。

心里吐槽着,吴世勋脚下却加快了步伐。

可得快点找到备用钥匙,看看那家伙怎么回事。

可实际上,小金俊勉还是让吴世勋出乎意料。

“你要跳楼吗?”

吴世勋慌乱地打开门,清楚地看到那个哭红了眼的兔子已经爬上了窗子。

tbc…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