霁月菌.

没有原则的cp持有者,只会大口吃咸肉,大口喝甜酒。

【灿白】二次钟情01

导演灿x助理白


*


A

事实证明,喜欢过的人,只要机会恰当,还会喜欢第二次。

知道这个道理的时候,边伯贤已经过了而立之年,成了于高楼林立的钢铁森林里穿梭的人。

边伯贤舔了舔干裂的嘴唇,看着地铁玻璃上忽明忽灭的自己,与今天在公司会议室门口迎面撞见的男人的漠然表情匹配,忽而的陌生感袭来,几乎是要击溃了这个麻木的肉体。

很快,地铁停在了站台,一下子就打进来的光亮瞬间把玻璃上的影子忽灭,黑色的定格画面被彩色的场景挤掉,玻璃外面是一个年轻男人拉着小孩子的画面。

边伯贤在玻璃这一头,听不清外面的声音,只是外面渲染的暖色灯光和小孩脸上的笑容刺到了边伯贤。

一层玻璃之隔,是两个世界。

是暖的与冷色,是热闹与沉闷,是欢乐,是孤寂。

是巨大的棺材,压得人喘不过气。

边伯贤鼻头发涩。

走出地铁时,正是华灯初上,镇定好情绪的边伯贤摇摇头。

虽然心里还是有点说不出的难受,但边伯贤知道,这些终究是和自己没有关系的,如果自己此刻在这里顾影自怜,反倒是莫大的笑话。

随着岁月的沉淀,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边伯贤遇见不甘心的事情总会以成长的借口搪塞自己,再借以成长的名义逼迫自己做得更好。

但自从今天下午遇见了那个男人,这种夹杂着少许不甘心的压抑感挥之不去,那套形成了思维灌式的“成长理论”竟也不起了作用。


B

“有时候,我只想做一些没有意义的事情。”

这句话是朴灿烈在一节电影赏析课的时候,睡眼朦胧中听到的。朴灿烈依稀地记得,那节课赏析的是一部黑人电影,本来就是大半个班的白肤色,自然是有些不满,到了电影结束,却尽是一片寂静。

后来,朴灿烈整理论文资料的时候重温了一边电影,在那个和煦的午后抱着还未完成的paper,在远离家数以千万里的异国,哭得一塌糊涂。

这句话也被朴灿烈记了很久,时不时地迸发出来。

比如现在。

“朴导?您以前认识伯贤么?”对方答应朴灿烈的请求后小心翼翼地问道。

“嗯,老相识啦。”

朴灿烈回国后着手第一部商业片,接触到的公司巧不巧地就是他边伯贤所在的公司,毕竟是喜欢过的人,朴灿烈一进公司,看见茶水间的那个背影,先是惊讶,后有欢喜,再之后心里就执着地笃定那是他。

第二次碰见,是开完会在门口的面对面,眼神相撞时,边伯贤眼底翻腾起的诧异被一览无余,知道这场相遇的朴灿烈就显得镇定多了。

一如以前,一开始,朴灿烈就赢了。

朴灿烈握住的拳头不知不觉间又紧了紧。

“但是,李代表,可以帮忙隐瞒一下吧。毕竟……”朴灿烈给了一个恰到好处的眼神,李代表先是一愣,马上反应过来,憨憨地笑了笑。

“好,好。”

李代表眼尾的细纹彰显着她在圈子里的付出,在圈子浸染多年,李代表明白,真正的朋友才更不会暴露友情,她也明白在这个捕风捉影都能化为炸弹的地方,朋友有多危险。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