霁月菌.

没有原则的cp持有者,只会大口吃咸肉,大口喝甜酒。

【勋勉】我可能中毒了14

【我可能中毒了】14


*

金俊勉睁开眼的时候,正是金黄洒满世界。斜阳透过窗子,在地板上投射出的一块有光斑的方形明亮。午后的阳光看起来就暖洋洋的。

太久没睁开的眼睛还是有那么一点儿沉重,金俊勉觉得身子也麻木地不能动弹,仅有思维穿梭在刷着好看鹅黄色墙体的房间,从一些简单的墙贴金俊勉才反应过来,这是医院。

因为……墙上画的贴的都是少儿医疗常识绘图?

金俊勉刚转动没多久的大脑缓慢运行,也没想出个所以然。

“咔哒”门开的声音打断了金俊勉的思考。



*

接到吴世勋的短信的时候,都暻秀停下了对眼前文件的处理,一下子眼睛就酸了。

两天没合的眼睛挤出眼泪还是困难的,都暻秀那一枪翻涌的感触就这么物化成张大嘴的时候干吼。都暻秀仰起头,闭上眼睛时还有疲惫的干涩感。

在复杂的工作环境工作久了,都暻秀知道自己麻木了,可那时候真真切切地在医院看到那张急救床上小腹血红的金俊勉,一刹那是从未有过的震撼。都暻秀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明白在世界是靠不住别人的,不管是信仰也好,追求也罢,尤其是那种名为爱情的毒药,是年轻莽撞的结晶才对。

所谓爱情,或许不过时一方的执着和不甘心,少数成功的爱情就是另一方的妥协,都暻秀更是始终不相信近在咫尺的东西,爱最好的保鲜期很长,前提是未曾说出口。

单恋便是最美好的。

一旦突破,不管情感的车辙通向了两个方向的哪里,都是一种纯洁的破坏。

所以当金俊勉的事情发生,都暻秀了解到一切,在长久的沉重里倜然有了莫大的勇气。

原来世间所有的事情只有发生了后才有留下脉络,而这些脉络不管完美不完美都架构了那个有血有肉的丰满世界。

其实最好的……便是发生啊。

每个人的爱情都不一样,如果在单方的执着泥沼中挣扎,那对于这段感情最好的结果就是换个角度去尝试平淡,如果两人发生了化学反应,在一起是多么美妙的缘分。

没有永恒的爱情信条。都暻秀看着办公室,突然有种空落落的感觉。

然后,都暻秀手忍不住地拿起手机。

“嘟——”

“黑皮?我饿了。”都暻秀顿了一顿,“吃完饭和我一起去趟医院吧。”



*

吴世勋的头发有点长了,下巴也开始有了青紫的胡茬。

多了几分成熟的味道。

金俊勉艰难的地扭头看进来的吴世勋的时候,是这么想的。

没了那么一股子冷峻生人勿近的气息,吴世勋穿的是一件有点皱巴的黑色棒球服,敞着外套,衬衣的下摆还露出了一点,浅色牛仔裤和上一样,空荡荡的裤管,脚下那双曾经摆在橱柜里的昂贵球鞋边上也沾了泥巴。

吴世勋提着饭盒,开门抬眼扫过病床上的金俊勉,一开始显然是没看见金俊勉那双温柔好看的眼睛已经睁开,所以当吴世勋再次回头像是想到了什么,猛的睁大眼睛确定,确定这几天来苦守的人儿看着自己。

不知是惊讶还是呆愣,吴世勋定在那里,迟迟没有挪动脚步。

两人在一个温暖的午后,奔着对视着到晚霞满天的方向,时间停止在这里,一切都没那么重要。眼波里尽是想要把对方吞噬的欲望,热烈的力气又止于空气粒子,最后留下的是蔓延的哀伤情绪。

最后是吴世勋忍不住的一声抽泣打破了沉默,金俊勉忙想上前,奈何身体不允许。

很快,吴世勋抑制不住,夺门而出。

不一会儿,吴世勋带着一个白大褂就回来了。

“都暻秀说晚上来看你。”金俊勉看得见吴世勋的眼角还有一点儿发红。



*

嘟暻秀到医院正好金俊勉刚做完检查,正眯着眼试图看清楚墙上那些绘图边的字。

“醒啦!”都暻秀放下带来的水果,心里的情绪早就平复下来了,看到宽大病服里裹着的金俊勉有点心疼。

金俊勉微笑地回应,那双眼睛还是那么清澈,不过是被刘海遮住了好多,小卷发也蓬松地炸开,活脱脱像一只受了伤还逞强的小奶猫。

然后都暻秀忍不住过去欠身抱住金俊勉,又狠狠地揉了揉金俊勉那头乱发。

“等你出院我带你好好整理整理你的形象。”都暻秀被金俊勉身上散发的暖洋洋的气息刺激,忍住了又想要出来的泪水。

金俊勉抬起手,拍打着都暻秀的背。“好嘛,都过去了。”

金俊勉正好看着都暻秀没关的门,表示疑问。没料想都暻秀扭头喊了声“进来吧。”

很快就有脚步声传来,进来的是一个有点黑,嘴唇厚厚的男人,金俊勉觉得这人面熟得很,半天也没想起来。

“阿仁?这是我朋友。”金俊勉听到都暻秀的话,恍然大悟,受伤前的记忆开始慢慢恢复。

“kai?!”睁大了眼睛,金俊勉没想到自己受了个伤,全世界都变了!“阿秀……”

都暻秀意料到金俊勉反应般的,叹了口气。“其实我和他是发小啦。”

金俊勉眨巴着眼睛,半天后才接受。这时候吴世勋提着粥进来了。

吴世勋熟练地把桌子架起来,给金俊勉调好床的角度,开都两人就站在一边,还给吴世勋让了让位置。金俊勉觉得哪里有点怪,又说不上来。

“问过医生,这个粥你是能喝的。”吴世勋把粥的包装打开。是很精致的粥品。“温度应该是刚好。”

然后吴世勋跟没看见一边还站着的两人似的,自顾拿起勺子,又吹了吹,再次确认不烫嘴,才喂到金俊勉嘴边。

金俊勉想到一旁还有人,红了脸,不好拒绝吴世勋送到嘴边的食物,嘟囔着不知如何是好。吴世勋噗嗤一下笑了出来,眼睛还是没离开金俊勉,背对着两人。

“你俩把我小男友都弄的不好意思了。”

吴世勋的话像一道惊雷般击中金俊勉,金俊勉下意识地想要坐起来堵上吴世勋的嘴,即使是在好友面前,金俊勉也还是不好意思地紧,况且一边还有一个天王级的陌生人。谁想到身体太虚弱,一阵眩晕,金俊勉倒了回去。这下子吓坏了三人,三人都一齐围过来,尤其是吴世勋,眉毛已经皱起来。

金俊勉晃了晃脑袋,把准备摁铃子呼叫医生的吴世勋的手摁下来。

“没事啦。”

吴世勋还是不愿意把眼神离开眼前人,金俊勉大概也是这样想的,自从金俊勉受伤醒来后,两人似乎是爱上“对视”这一个游戏。

“我和kai就先走了,小勉身体好一点我再过来。”都暻秀好像还带着一丝偷揶的语气。

吴世勋揉揉太阳穴起身。“那个策划案的数据整理好了么。”

“嗯,回头邮件给你。”

这时候金俊勉才意识到一直不对劲的感觉来自哪里。

“你们……原来认识啊。”金俊勉问了出来。

都暻秀愣了下,“你让吴世勋再解释给你听吧,我和kai先走了。”

“拜你所赐咯。”吴世勋说了让金俊勉摸不着头脑的话。


都暻秀和金钟仁走后,两人又恢复了沉默对视,吴世勋好像怎么也看不够。金俊勉想要打破僵局,又不知道从何说起,执著地再次重复了刚才的话题。

“你和嘟嘟还有天王原来认识……”

吴世勋想起来粥还没让心上人喝掉,端着吹起来。“对呀,现在还是商业伙伴啦,以后慢慢告诉你。”

“现在呀,我只想陪你。”

吴世勋那双眼睛,温情地太不像话。金俊勉觉得自己的心脏是从未有过的震撼。

如果吴世勋是一汪湖水,毫无疑问,金俊勉肯定会溺水的。





评论(4)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