霁月菌.

没有原则的cp持有者,只会大口吃咸肉,大口喝甜酒。

【我可能中毒了】13



*
痒痒的。

神经由鼻头皮肤传感到全身,金俊勉一下子觉得浑身都开始敏/感起来,连耳朵都能闻见吴世勋身上的好闻味道。

吴世勋看着脸红成熟虾的金俊勉,玩心大起,嘴巴故意似有似无地摩/擦上金俊勉的嘴唇,金俊勉涨/红了脸想要回应的时候,狡/猾的唇瓣就又移向耳垂处,这下子,金俊勉有点堂皇,干脆把头埋起来,不再理会。

吴世勋这时候一下把金俊勉抱住,轻柔地,和缓的揉了揉金俊勉的卷毛。

“突然想起来小时候巷口那只猫。”

事实证明,恋爱中的人智商为零,不论男女。

当金俊勉真的出神去想吴世勋口中的猫的时候,吴世勋一个出其不意,吻了上去。

“你怎么这么可爱啊。”吴世勋开始把舌头探入,“真想吃掉。”


两人正真心意相和的时间总是短暂的。

拍摄助理不一会儿就敲门,提醒吴世勋去拍摄下一组照片。

吴世勋离开后,金俊勉还是久久缓不过来,吴世勋的鼻息仿佛还在耳垂处,金俊勉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刚刚发生的一切,瞬间一秒hun粉附体。

“啊啊啊啊啊啊!”



*

“世勋?最近还好吧。”回程路上,吴世勋意外金钟大忙里偷闲,还有时间给自己打上个电话。

“挺好的,对了,我买了套房子。”

“嗯哼?你不是最不喜欢的城市就是香港了么?”金钟大有点意外,要知道之前每次为了劝说吴世勋去香港做活动,不拿吴世勋的限量球鞋威胁是没用的


吴世勋扭头看了眼副驾驶座上睡着了的金俊勉。“香港冰淇淋好吃啊。”

说罢这句无头无脑的话,吴世勋就要挂电话,金钟大连忙插入一句。

“你最近小心点,绑/架小助理的人被保释了。”

这时候金俊勉皱皱眉头好像要醒的样子。吴世勋压低声音。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

“还有……小助理这称呼是你叫的么?”


没想到意外就是来的这么快。

两人一路开到酒店,金俊勉才揉揉眼睛醒过来。吴世勋下车给金俊勉打开车门,金俊勉晃晃悠悠地下车,这个迷糊样儿,让吴世勋又忍不住地亲亲金俊勉的发璇。

这下子金俊勉彻底清醒了,连忙捂住吴世勋的嘴。“这在外面呢,你忘了自己是明星,不要形象啦?”

“明星就不能有个心上人什么啦?”吴世勋看似不经意,随口一说,把金俊勉心弦撩动乱了。

“什么呀……”

吴世勋歪嘴一笑,叫来一边的服务生小哥。“代客泊车!”

不知道是不是那个小哥认出来了吴世勋,小跑过来的姿势有那么点儿不对劲,吴世勋现在没空管。

因为很快吴世勋就把头埋在金俊勉的脖颈。

“你可是我的小男友啊。”

金俊勉没言语,一下子扯过吴世勋的胳膊,这力气大的吓人,当吴世勋疑惑地抬头,看到的是自己一辈子也不会忘记的画面。

香港要进入夏天了,晚霞大朵大朵地游荡在天边。紫色的、粉色的。

都没有金俊勉翘起的嘴角微微美妙。

金俊勉的脸从来没舒展地这么开过。

这一刻即为永恒。吴世勋希望,金俊勉希望。若这一刻镀上金边便是浪漫的回忆,若调成黑白色,又是吴世勋多少个午夜轮回的梦魇。

金俊勉就这么笑到直挺挺地倒在吴世勋的肩膀,嘴里最后说的话连第一个音节都没发出来。

“a……”

很快匕首的光闪入到了吴世勋的眼睛。

后面冲上来的保安,癫狂的行刺男人,场面一时混乱地不成样子。在吴世勋的世界,只有金俊勉最后的模样。

时间被撑开扭转,巨大的世界被消了音,留下潮水般的声音,金俊勉最后那个音节承载着未知的意味反复循环。

吴世勋觉得自己就在那里站了一个世纪。

悲伤都感觉不到。那是一种冲击,一种镇定式的混乱,

直到救护车的闪光涌来、吴世勋才疯了似地抱住金俊勉冲上去,抓住一个抬着担架的白衣男人,揪起他的衣领就问。

火山,表面的平静,你知道的,它的内部早就是沸腾喧嚣。

此刻,爆发。

“快救他啊!”吴世勋眼睛红的像个兽。“听见没!我让你救他!”

即使赶来的医护人员匆匆忙忙地处理现场,吴世勋也觉得不够。

不够快啊。

就那么一个傻笑着的小粉丝,又可怜兮兮,总会自己舔舐伤口……

人群簇拥着救护车走了,刚刚还拥挤的地方空了。

吴世勋的世界也空了。

金俊勉带着那份沉甸甸的爱,消失了。

天地间,原来是如此的空洞,在酒店门口呆站了一个小时的吴世勋突然想起来,好像还没正式向小粉丝告白呢。

明明知道小粉丝喜欢自己,自己只是时不时地撩拨,感情大概一向是如此。

你爱我,我就不会那么爱你。

爱情从来就是博弈为胜,任何不平衡的付出都一定会失败。

一方的精疲力竭和另一方的应付差事成正比,很少有不平衡的爱情会成功。

可吴世勋觉得自己和金俊勉就是万分之一的幸运儿。

因为,吴世勋真的喜欢上了那个甘愿付出的金俊勉。

只是转瞬的爱还没来得及说出口。




评论(2)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