霁月菌.

没有原则的cp持有者,只会大口吃咸肉,大口喝甜酒。

【我可能中毒了】12





*

夜色里,突然刹车的汽车轮子发出让人揪心的刺啦声,然后就是绝尘而去的引擎声。

吴世勋脑海里都是金俊勉哭红的眼睛、故作坚强的倔强,就一下都不想能忍地想要拥抱金俊勉,这个想法不是第一次了。

想紧紧地抱住金俊勉,把细密的轻吻落在金俊勉红了的眼睛上,再一遍一遍地在他的耳边告诉他:“没事的,没事的,有我在。”



*

金俊勉抬头看到天花板上装修的星星,哭着哭着就突然笑出来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天花板上的荧光灯真的有热度,反正金俊勉觉得自己暖和了起来,有一种被拥抱的感觉。

星星呐。

遥远又温暖。

就在金俊勉短暂地缓和了情绪,快要睡着的时候,门“咔哒”一声被打开了。敏感的金俊勉一下子坐直,直勾勾地盯着门。

吴世勋一打开门看到的就是局促地坐在沙发上的金俊勉,吴世勋忍住立马冲过去抱住金俊勉的冲动。

“让我说点什么,好么?”尽量放缓的声音透露出吴世勋的小心翼翼。

门一打开就带着席卷进来的冷风,夏日夜晚的气息也夹杂在里面,有灌木的味道,太阳炙烤后的味道。金俊勉紧紧鼻头,把衣服裹得更紧,像是对那些外来空气过敏似的。

金俊勉转过身,蜷缩在沙发角落,干脆避免与吴世勋的对视。

“我想安静一下。”金俊勉的语气近乎哀求。“可以给我留个空间么……”

吴世勋关上门,大跨步地走过去,坐在金俊勉的身边,明显感受到的是金俊勉的颤栗。

“我是第一次见到你这样子的人吧。”吴世勋抬手捋了捋头发,侧过身子,叹了口气,说。

金俊勉平静下来,用沙哑的嗓子发出了“嗯”的音节。吴世勋就姑且把这个行为当作鼓励自己说下去的暗示。

“第一次见到你,我就觉得你古灵精怪的吧,怪可爱的。”吴世勋靠在腰后沙发软垫上,陷入了回忆。“因为我自己其实也是知道的,我没什么粉丝,多是黑粉……”

金俊勉一下子转过来,“好多人喜欢你的!”

吴世勋意外金俊勉的举动,看着气鼓鼓的金俊勉,想到了什么,歪嘴一笑,像是偷腥的猫。

显然意识到自己冲动的金俊勉马上又转回去,可是已经来不及了,话说出了口。覆水难收。

“所以就多注意了小粉丝你啊。”吴世勋现在并不想给金俊勉压力,没有穷追不舍地跟过去,而是自顾自接着说下去。

“我发现了一件奇妙的事,我好像……离不开你。你敏感也好,多疑也罢,的却,这都挺麻烦的。可不知道怎么回事,放在你身上,我就莫名地不觉得麻烦,反而越发想要拥抱你。”

吴世勋伸出一只手,“把手给我好么?给我一个机会。”

金俊勉慢慢地向吴世勋转过身子,安静的房间里只有布料摩擦的声音。

“我就这儿,就在你旁边。”吴世勋坚定的话打破了无言的气氛。

这句话一下戳中了金俊勉,再也忍不住了,金俊勉一下扑倒吴世勋的胸膛中,紧紧地抱住吴世勋。

很多年后,就算岁月把二人打磨地换了一副样子,金俊勉也总是暖烘烘的炉子旁,看着空气里被染成金红色的尘埃,回忆起那个满怀的拥抱。那个怀抱有着炽热的温度,有着让人镇定的神秘力量。

也是很久之后,金俊勉才明白,世上压根儿没有神秘力量,可吴世勋依然是神,他胸膛中的魔法叫做安全感。

漂泊多年后终于着陆的旅人,大概才最明白金俊勉当时的心情了。



*

两人凑在一起睡沙发的结果就是双双感冒。

金俊勉在文印室连打了四个喷嚏,大彻大悟。

美色误人啊!

转眼间,金俊勉就想起了吴世勋是不是也在打喷嚏,于是就自然地脑补了吴世勋在摄影棚止不住打喷嚏的样子。

“小勉你傻笑什么呢?!”都暻秀拿了一摞子文件走进来。

金俊勉赶紧收了收表情,嘴角却还是藏都藏不住的喜悦。“没啥,嘟嘟你把东西拿过来啦?”

“嗯。”

金俊勉看到嘟嘟手里偷偷给自己拿过来的,kino内部资料,更开心了。

哇这是爱情事业双丰收啊。

“嘟嘟你真仗义。”


在摄影棚那边的吴世勋果然被猜中了,一个劲的喷嚏打得自己眼冒金星。

吴世勋趁休息时间,赶紧跑到休息室从包里拿出手机,编辑了一条短信。

【小粉丝,你是不是也打喷嚏的厉害啊,记得吃药】

都暻秀看到金俊勉看着手机又傻笑的样子,忍不住调侃道:“小勉你这是有情况啊。”

金俊勉脸一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没成的事儿呢。”

“得得得,不耽误你了,你赶紧走吧,会你的小情人去。”都暻秀看到朋友开心的样子,自己也愉悦多了,少有的继续开了个玩笑。



*

这次画报拍摄主的题是少年感,金俊勉一进影棚就一眼看到众人间那张让自己曾经朝思夜想的脸。

被打扮成少年模样的吴世勋梳着清爽的学生头,在鼓风机的作用下,白校服被吹得鼓得像个橘子,少年好看的眉眼弯弯,抬眼低眉间的奶里奶气,这些都足以让金俊勉屏住呼吸,寸步难行。

画中人轻笑着走过来,像高中时代那些调皮的男孩子一样,在金俊勉面前打了个响指。

金俊勉才清醒过来,摄影棚的喧嚣才又灌入耳朵。

“那个……”金俊勉看着吴世勋似笑非笑的眼神,卡住了,话都说不顺溜。

“是药么?”吴世勋自顾大量起金俊勉手里拎的塑料袋。“跟我去休息室吧。”

金俊勉看着前面的人宽大的肩膀,意识到这才不是画报里的学弟,而是一个真真切切存在的,浑身魅力的成年男人。

很快,那成年男人再次证明了这一点。

吴世勋拉着金俊勉进到没人的休息室,一把环住金俊勉的肩膀,抵在门后。

一个蜻蜓点水般的吻就这样落在金俊勉的鼻头上。

痒痒的。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