霁月菌.

没有原则的cp持有者,只会大口吃咸肉,大口喝甜酒。

【我可能中毒了】11

【我可能中毒了】11



❌拒绝酒驾



*

那天晚上的活动进行的很顺利,在台下看着台上吴世勋侃侃而谈的金俊勉,金俊勉心里是自己都没预料到的平静。

比起是金俊勉自己调整好的心态,更不如说是被调整。接下来的日程也很紧张,在处处需要上心的工作,金俊勉简直被压的喘不气。

主要是因为吴世勋和kino高层已经有了初步接触,所以吴世勋以在香港发展的烟雾弹下开始了和kino拉锯式的谈判。金钟大在活动当晚就回本部了,剩下的工作基本是交给金俊勉了。

所以在这样的高强度工作下,两人交流的机会就更少了。最多的对话就是金俊勉问吴世勋想吃什么,或者是单纯的日程安排。

这天晚上,吴世勋结束了一个本土的系列广告拍摄,拍摄组都挺高兴,一起去吃饭庆祝。

庆祝的地点在一个综合的自助餐厅,吴世勋最为主角当然是要去的。酒过三巡,大家都放松多了,一个副导演就提议转移阵地,大批人马乌泱乌泱地去了附近的KTV。

临走前,吴世勋拿了个甜筒,金俊勉下意识地夺过去。

眼神有点涣散的吴世勋哼唧了一声。

“你胃不好,不能吃凉的,要不又得拉肚子。”金俊勉把对视的目光移开。

沉默在两人之间蔓延。

直到上了车,吴世勋才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

“你还记得啊。”

一下子被拉回到一个多月前爱豆躺在自家小沙发上的时候。金俊勉来不及感怀,也不想再回忆,赶紧叉开话题。

“咱们这次得在香港呆一段时间,我给你看了看房子,别在酒店住了。”

吴世勋喃喃自语,重复着“房子”两字,金俊勉估摸着吴世勋是累了。

“要是玩不下去,就先回酒店吧。”金俊勉把方向盘回打,准备开向酒店。

就在这个时候,吴世勋突然从后座上坐起来,让金俊勉把车停下。金俊勉不知吴世勋怎么了,只好乖乖在一个岔路口把车停下。

“你喝醉了,不能开车。”金俊勉下车,看着吴世勋从后备箱拿出一瓶矿泉水递给吴世勋。“休息几分钟,咱们就回。”

“我没醉。”吴世勋躲开金俊勉的手,坐起来猛地扎进前座。

“上车。”

车子开得很快,快速地掠过街影,然后停到远离市区的一个别墅区。金俊勉没想到的是吴世勋熟练地让保安打开大门。

最后车子停在一栋二层别墅前,吴世勋下车拉开副驾驶座的门。

“下来吧。”金俊勉受宠若惊,不知该说什么才好,顺从地跟了上去。

门一关,吴世勋转身就把金俊勉压了上去,泠冽的压迫感是金俊勉从未体验过的。

“我不知道你最近在想什么。工作?房子?”吴世勋歪嘴一笑,神情严肃又陌生。

“老板……你吓到我了,要是你有房子,我就不帮你找公寓了。”

“老板?”吴世勋被气笑了,扑哧一声把压着金俊勉的手抬起来。

“金俊勉你这是在搞什么情趣么?”吴世勋把灯打开,身子也侧开,让金俊勉看内部装修。

显然房子是还没装修好的,墙壁暖黄色的油漆涂了一半,家具也零零散散地摆着,但可以看的出来这里装修完是一定很温馨的。

“别天天在那给我甩脸,天天拿你那敏感得要死的心思揣测,鬼知道你在想什么。”吴世勋从口袋掏出钥匙,甩在茶几上,把金俊勉吓了个激灵。

吴世勋看到,向前走了一步,马上又退了回去。“我一边忙着和kino谈判,一边操心这边房子。你一无所知!”

“我……我的错,是我工作疏忽。我会帮你的。”

“你的错?我告诉你金俊勉,我最讨厌你这一套了,你没错!”吴世勋像是隐忍着什么,没发爆发。

初夏的晚上是还有一点凉的,微风吹进窗子,两人之间的气氛在吴世勋吼完这句话僵着了下来。

吴世勋松了口气,开门走了,临走前留了句话。

“不管你觉得我是爱豆也好,老板也好,你给我记住。我们是对等的。”



*

吴世勋走了之后,金俊勉有点不知所措,在这间陌生的房子里踱步。刚刚剑拔弩张的对话让金俊勉现在手掌心还冒着冷汗。

仔细打量起这间房子,金俊勉居然有了莫名的安心,这里的装修风格倒怪想自己以前公寓的风格。

只是开着的大灯让金俊勉有点害怕,现在自己只想在黑暗里静静地坐着,就像小时候那样。

一个人就好。

金俊勉起身关了灯,蜷缩在沙发里,像个鸵鸟,不愿意把自己面部皮肤裸露出来。

有很多人说爱哭的小孩子长大也一定脆弱,金俊勉知道不是这样的。

金俊勉想要告诉所有人,不是这样。

“不是这样的呢。院长,你看啊,就算是被父母抛弃的小勉也做得很棒呢。”金俊勉想起来自己小时候总拿着满分试卷的样子。

现在也忍不住自言自语,“不是这样的呢,世勋。我只是怕我溺在你的温柔里,自我臆想,想着你也同我爱你那般爱我,最后……怕是连朋友都做不了。”

不会有人无端对我好的,我受不了你担心我的表情,受不了我们之间开始有的默契。

其实我才是暴君,我没法儿正常和别人交流呢。

我更是受不了不信任,一点也不。

要是不能彻底敞开心扉,干脆也不要近距离接触。

看吧,我有毛病。

金俊勉一个劲地把自己的头埋在更深的臂弯里,好像有点点光亮,金俊勉才露出一点点缝隙。

星星点点的光亮似乎是从天花板上来的,金俊勉满满地抬起头,看到了满天星般的墙壁。



*

(金俊勉 男 1991年 孤儿 不满周岁被遗弃 童年曾碾转流落过多家孤儿院 后考入S大,毕业工作能力强……)

开车开到一半的吴世勋突然想到金钟大查到的关于金俊勉的资料,猛地刹车,掉头。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