霁月菌.

没有原则的cp持有者,只会大口吃咸肉,大口喝甜酒。

【我可能中毒了】09




*
因为提前也没预定小房间,两人就去了酒店的大桑拿房。

装潢豪华的大桑拿房,两个男人一起,各自又只有一块遮羞布,吴世勋总感觉哪里怪怪的。

金俊勉倒是很放松,时不时舔一下嘴角,伸个懒腰,从吴世勋的角度可以看到金俊勉抬起胳膊时的身型弧度。

撩个头发也变得很性感,大概是真的很热,金俊勉喝了口牛奶,白色液体顺着嘴角流下,一路到喉结,锁骨。金俊勉很不满意的样子,秀眉一蹙,站起来,手指挑拨着那最后一块布。

金俊勉眼神迷离,看到吴世勋,眼睛里才有了一点点光彩,于是自己走过去,双腿直接坐了上去。

“阿勋……”

吴世勋被金俊勉这个行为吓了一跳,手都僵住了,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金俊勉?你……怎么了?”

金俊勉一下扑倒在吴世勋的胸前,葡萄眼睁得大大的。

吴世勋身体动弹不得,被金俊勉手指撩拨地浑身发烫,条件反射地立直身子,有种异样的感觉涌上来。

奶白的皮肤舔上去一定也很甜吧,眼睛圆圆的真想让人咬一口呢,每次傻呵呵笑着的嘴角摸起来是什么感觉呢?

金俊勉这厮吧,傻呵呵的还……意外得让人感觉挺性感。这大概就是比起黑蕾丝,男人更喜欢白蕾丝的原因了吧。

那金俊勉倒是一脸无辜,自己往吴世勋身上磨蹭,就像真的纯粹是热的缘故。

啊……好像哪里在充血诶。


“老板……老板?该起床啦。”

吴世勋控制不住地扑了上去,一下扑了空,清醒了过来。

揉揉眼睛,因为起得太猛了,头还有点晕,视线有些模糊,转头看见的就只有眼睛正中间的背影。

金俊勉穿着有些大的衬衣,正拉开窗帘。

窗帘缝隙被扩大的那一个瞬间,光线争先恐后地一下子涌入,暗沉的空间被光芒占领,恢复了清明的瞳孔可以清晰地看到漂浮的每一粒尘埃。

金俊勉晃晃身子,像只慵懒的猫咪伸了个懒腰,圆润美好的侧颜猝不及防地跑进吴世勋的眼睛。

“老板早上好啊。”

“好……”



*
套间的厕所玻璃是单向的,吴世勋低头看了眼手上黏糊糊的液体,情绪复杂地洗了个手,看到玻璃外床边站着记录行程的金俊勉,好像……又有点冲动在酝酿。

出了厕所的吴世勋感觉一时之间没法面对金俊勉。

“小粉丝啊,你去帮我看看早饭来了没。”

金俊勉睁了睁眼睛,有点疑惑。“不是八点按时来的么?”

这回局促的是吴世勋。“让你去就去嘛!我……我饿了。”

金俊勉最后还是乖乖地出门了,吴世勋才长呼一口气。

所以说……春梦内容是小粉丝是怎么一回事啊!

连同早饭时,心怀鬼胎的吴世勋都没了以往的从容,看着金俊勉嘴巴一张一合,春梦里绮隽柔和又色情的场景挥之不去。


短暂的不知所措后,吴世勋恢复理智,在去化妆厅的车上,开始客观公正地思考金俊勉。

“你觉得金俊勉持家怎么样啊?”所以听到这个问题的时候,金钟大的八字眉都跳了起来。

“what?”

再看一脸痴汉模样的吴世勋,金钟大心里感到不妙。

敏锐如金钟大。

最近,怕是要摊上事了。

在被吴世勋指示去购置一些少女心爆棚的东西的金钟大心里仿佛了然。

哼,还以为有了金俊勉自己可以轻松点了,谁知道,这……怕是又要供奉一个祖宗了。

今年可是要鸡飞狗跳,激流勇进的一年。


虽然那天晚上的绑架事件还没弄清楚,但钟大一直有怀疑的人选,估计是对手公司的,来找吴世勋麻烦。当金钟大把这事儿分析给吴世勋说的时候,吴世勋一直眉头紧锁。

“那我再从本部要几个保镖吧。”金钟大提议道。

“我倒是不怕这个,他们越是行动,就越会露出破绽。”吴世勋严肃地抬头看了眼金钟大,空气都变得更凝重。

“我怕连累到小粉丝。”

金钟大,卒。

坐在另一辆车的金俊勉浑然不知自家爱豆最近的心境,正负责地刷饭圈动态,好吧,虽然以前也会,不过现在可不一样,不是光怼黑粉就行,金俊勉认真地记录下来,好好分析对策。

跟吴世勋这两天,金俊勉越来越发现吴世勋不是以前看到的那样。

好吧,神颜当然是不变的咯。可越走近吴世勋,金俊勉越知道,吴世勋不是那个镜头前杂志上冷冰冰的模样,相反,那些标签有时候也正是因为吴世勋的诚挚率真。

呐,其实爱豆也是小孩子嘞。

嘿嘿嘿嘿。

而且社交软件上,吴世勋今天居然涨了一千个粉!

心里小得意的金俊勉早就把那晚的坏心情抛到脑后,正神游的时候,司机提醒自己到了。

金俊勉下车,去找吴世勋的化妆室,想要分享给吴世勋这个让人亢奋的消息。谁知道刚推开门,就看到那两人正说着什么,一看到金俊勉,金钟大就马上给吴世勋使了个眼色,吴世勋有点心虚,遮盖起手上拿的纸张。

气氛一时有些尴尬,金俊勉心里咯噔一下。

“那个……那我去再了解一下流程。”金俊勉有点想逃离。

因为,真的说实话,刚刚那个还挺让人难过的。就像高高兴兴地穿好漂亮的新衣服,准备去郊游的小孩子,突然被泼了冷水。

有什么的嘛,可金俊勉眼角是真的有点酸。一种名为委屈的心情终于爆发出来了。

离家这么远的苦楚,处处留心观察的累,被绑架的危险后的恐惧里,吴世勋防着自己的样子才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坐在那头吴世勋抬起手,最终半天也没说出话,化妆室门又被迅速地关上,金俊勉快速地溜了出去。


流程是早就核实了不下五遍的,哪里还有什么可再核对的工作。也不知道钟大和吴世勋谈好事情没,金俊勉只好一圈一圈地在后台转悠。

主办方的人在手忙脚乱地收拾,金俊勉显得有点多余,只好低着头四处看看。

心里那一块被扎破的柔软还是痛的发颤,金俊勉知道的,自己爱豆身上是有商业秘密,但在相处的为数不多的几天,金俊勉总觉得吴世勋是信任自己的。

大概……真的是自己自作多情了。

手上还刷着吴世勋粉丝的动态,金俊勉一下子又觉得自己和其他粉丝并没有什么不同,上午还有的小小自鸣得意,以为在爱豆的生命里,自己是同其他粉丝不一样的存在。现在想起来,真是尴尬地要死。

自己恬不知耻的样子真丑,因为爱豆是温柔的人,所以才会安慰自己,想办法带自己出去散心的吧。
再说自己是因为是再工作期间被绑架的,老板当然会体谅员工一下。

金俊勉自己这么想着,又好像觉得是自己的错,是自己不识大体,太小家子气。内疚又挫败的情绪开始蔓延在金俊勉的身体里。

“啪嗒—”金俊勉自顾低沉,没注意前面站了个人,一下撞上了那个的人,拿在手里的手机掉在地上。

金俊勉捡起手机,站起来连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没看到,你哪伤着没……”

前面那人被撞地朝前晃了下了一下,有点不满地转过身,皱起来的粗眉毛在看到金俊勉的时候一下展开,圆圆的眼睛也睁大。

“小勉?”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