霁月菌.

没有原则的cp持有者,只会大口吃咸肉,大口喝甜酒。

【勋勉】烟花宜热不宜冷(短/完)




2018贺岁小短篇,祝大家新年!


# 烟花是爱你的斑斓,纵然在角落里所有的灰色拾荒,也欢喜,因为有你。





———————————————————




“哥……”吴世勋推了推躺在沙发上睡着的金俊勉。

金俊勉揉揉眼睛,坐起来发现天已经黑了,看到的是吴世勋在窗子前的剪影。

吴世勋伸出胳膊,示意金俊勉揽上自己的脖子,金俊勉身体向前的那刹那看到吴世勋身后升起烟花。

一束耀眼的光亮劈开黑夜,飞速上升,“彭”地炸开来,吴世勋在绚丽的烟花正中,眼神绮隽温柔,烟波浩渺。

“砰——砰”

烟花开始依次放开,一声接一声。

“去海边吧,有烟火大会。”

分明是在烟花爆竹四响的环境,可吴世勋的声音就是这么坦然清冷,好像那开始吵闹的烟花嘈杂声都是协奏。

“嗯。”

两人走到烟花大会的观看地点时,远远就看到人群的熙攘热闹,金俊勉松了松和吴世勋相扣的手,吴世勋像是没感觉到似的,还抓得更紧。

金俊勉的手出了细密的汗,在吴世勋这么一用力后,两人手掌紧贴住。

“阿勋,我手出汗了,放开吧。”

吴世勋的侧脸坚毅冷峻,转头看向金俊勉,因为身高差问题,吴世勋还得微颔首。

“不要。”

吴世勋说罢,加大脚步,牵着金俊勉走向人群熙攘。

因为是接近赤道的海岛,温度很适合,时不时地还有温煦的海风吹来。

当地人自发在这摆了很多摊子。

男人们踢踏着人字拖谈笑,女孩子们穿着漂亮的彩色裙。

“这个很好看!”金俊勉托着刚买的椰子,踮着脚想把摊子上的花环带到吴世勋的头上,吴世勋一躲,喝了口金俊勉的椰子汁。

趁金俊勉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吴世勋夺过金俊勉拿的花环,带在金俊勉的头上。

“哥戴着才好看呢。”

在灯火的照映下,金俊勉睁大眼睛,奶白的肌肤上好像开始透红。

在人这么多的情况下吴世勋的情话让金俊勉开始又些局促。

金俊勉支支吾吾地说。“阿勋,人多……”

吴世勋眉头一挑,干脆低下头探过去,嘴唇都快要挨到金俊勉的耳朵。

“怎么啦?那哥是想回去说咯。”

吴世勋坏笑一声,咬了上去金俊勉开始泛红的耳朵。金俊勉的耳朵有点烫,吴世勋知道耳垂的敏感点,舔了上去。

舔上去的时候,金俊勉像个受惊的小白兔,一下躲开。

“哥你花环歪了。”

“嗯哼?”金俊勉又把毛茸茸的脑袋探过来,吴世勋熟练地揉揉金俊勉的小黑毛,然后把没歪的花环摆了摆。

“走啦。”吴世勋搂过金俊勉的肩头,金俊勉开始还是有点不好意思,四顾看了下,吴世勋干脆捂住金俊勉的眼。

“别害怕,好么。”

吴世勋松手,看了眼手表。“烟花大会马上开始了。”

在这个空气分子和啤酒麦香碰撞的微醺夜晚,岸边的灯火可以透出海面的波光灵动。

远处是一轮明月照,透黑蓝的天幕卷着云,是冷色调的自然极致。若可从夜幕俯冲下到岸边,便是色调的过渡。

热热闹闹的人群到处都是欢声笑语,路人看到十指相扣的勋勉两人,也都没有恶意,甚至还有友好的微笑。

十二点的钟声响了,人们高歌簇拥不约而同走向海边,吴世勋紧紧抓着金俊勉的手,随人群一同过去。

”嗖——”

双唇碰在一起。

吴世勋的肩头宽阔得多,把金俊勉环抱起来,轻捧金俊勉的脸。金俊勉手刚好够到吴世勋的肩胛。

烟花上升的时间里,双唇研磨,在未有光亮洒遍世界的时候,在暗角等待的碎时光里,有你。

从那个小火花迸发,大片的色彩闪耀着开始充斥这方世界。

你小心探入,在光明与黑暗的交界时光与我融合。

我们都深知,那轮明月光会会洒遍世界,我同你在熙攘的人群里可以相拥。


从金俊勉的角度看去,吴世勋伏着的头,发旋清爽,他低吟喘气,双手十指相扣。

舌尖在金俊勉奶白的肌肤游动,炽热变大顶在金俊勉腰间。

一丝凉感流入下方,金俊勉一个激灵,继续迎合。

吴世勋的手指修长,一下下触碰金俊勉的那一点,手指甲撑开褶皱。

“可以了么?”

“唔……嗯。”金俊勉仰起头,眯着眼。

吴世勋早就忍不住,猛地扎进,细密的吻落下去。

“轻点嗯……啊。”

吴世勋速度显著地慢了下来。放下急躁,柔声问道“是我太快了么?哥不喜欢啊……”

突然放慢的速度让金俊勉没适应过来,红着脸不好意思地说“喜……喜欢,可明天假期结束了,得回公司。”

吴世勋加快了速度。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