霁月菌.

没有原则的cp持有者,只会大口吃咸肉,大口喝甜酒。

【我可能中毒了】08





*
吴世勋看到空荡荡的套间,眼皮就直跳。

拿出手机打电话,一直是未接的状 态,直到冰冷的电子女音提示关机的时候,吴世勋的不安到达了极点。

小粉丝他……手机不离手的,叮嘱过金俊勉不要出酒店的,况且在酒店也不会有扒手的。

“嘟——”吴世勋觉得自己的手都有点颤抖了。“CHEN!你帮我联系下这边酒店,我要看监控!”



*
吴世勋带着保安冲到对面的房子,只看到一个男人一脸诧异,吴世勋揪起男人的领子,眼睛都发了红的样子把男人也吓得不敢动弹。

“人呢?!”

“在……在那。”男人颤颤巍巍地指向沙发上的麻袋。

那一瞬间,吴世勋只觉得大脑嗡嗡地响,一下坠入冰窟的感觉。

一直焦灼的不安一下子消失,抱着侥幸心理觉得金俊勉无非是乱跑的想法被推翻,一个会跳会笑傻呵呵的小粉丝就这么变麻袋里奇怪形状。

情绪短时间不停变化,最后怒火忍不住迸发,身后的保安根本来不及抓住吴世勋,因为吴世勋上一秒还是冷静,下一秒拳头就落在矮男人的鼻骨上。

吴世勋高大清瘦,对比那个被推搡到地上的男人,吴世勋就像一只雄鹰死死抓住小鸡。

“世勋……?”

金俊勉朦朦胧胧地记得自己喝下男人给的橙汁就昏睡过去,全身都一个劲地向下沉,被漩涡卷入。

没有声音,没有光。

直到嘈杂声出现。

“世勋……?”金俊勉费劲地从麻袋里爬出来,看到的就是吴世勋从未有过的失态模样。



*
金钟仁挣脱开麻绳的时候,啐了口痰,活动了下关节。

身上的礼服已经被磨地不像样子,做好的发型也乱了。

不远处有块金属物闪烁着光泽。



*
CHEN风风火火地赶到香港的警察局时,正好看到自家老板抱着小粉丝安慰的样子,一下子CHEN也不知道是该退还是进了。

桌子上有份蛋糕,CHEN想着吴世勋这小子懂事了啊,知道自己辛苦大老远来,还准备了蛋糕。

“吃块蛋糕吧。”

“Sehun啊……”未等CHEN说完,吴世勋直起身,拍了拍金俊勉的背。

“不新鲜了,还是别吃了。”吴世勋说完才发现CHEN来了,转过身,大手一挥。

“钟大哥,你来了。帮我买份热汤吧。”

金钟大白眼简直翻出了天界,一看从吴世勋肩头起来的金俊勉,眼睛红红的,也放下了怼吴世勋的想法。

金俊勉像只垂耳兔,吧哒吧哒眼泪都快流出去的感觉,穿着吴世勋大几号的外套,更显得体格小了,警察局的灯是那张晃眼的白光,把金俊勉牛奶般的皮肤的纹理都照出来了。

吴世勋心一下软了,只想抱紧金俊勉,亲吻他的眼睛。一遍一遍地告诉小兔子“没事了,我在”。

“吴先生?你们今天晚上可以先回去了。”

警察的话打断了吴世勋的妄想。



*
金俊勉睡着后,吴世勋一个人跑了半个小时的步,把跑步机的速度越放越快,越来越快,吴世勋把自己逼到最大值,汗水顺着脸滴到脖子里,呼吸也变得粗重。

实在是极限,吴世勋才摁下跑步机的应急键,猛然骤停的速度让吴世勋大脑开始眩晕,坐倒在一边。

吴世勋发现自己脑海中的疑问根本就没法解释。

没法解释自己这么在乎小粉丝的原因。

明明只是看中金俊勉的背景干净,可以留在身边,没想到到头来牵制自己情绪还是他。

这种难以琢磨的感受……

吴世勋以为金俊勉带给自己的是舒服感,万万没想到带给自己的……似乎还有心疼。



*
金钟仁出了派出所,到公司的时候,事情就已经查的差不多水落石出了。

作为Kino公司的王牌艺人,金钟仁这次的绑架事故被全部封锁了,金钟仁的助理是个小个子,每次眼睛睁得大大的,一脸严肃。

“钟仁,公司让你忘记自己下榻酒店的房间号。”

“嗯?”四下无人,金钟仁强烈的男性气息包裹了助理。

“别知道了,对你好。”助理叹了口气,迎上金钟仁的手。

金钟仁搂住助理,双唇触碰,舌尖窜入,肆意燃烧。



*
洗完澡,吴世勋看到大床上凸起的金俊勉的身体。小小的,只露一个头,小黑卷发已经温顺地趴在脸上,金俊勉的脸就生得圆润,线条流畅,此刻更是无害的模样,嘴巴微张。

精神高度紧张的吴世勋在泡了澡后的此刻,觉得金俊勉好美,不是阴柔的美,不是女性化的美,就是那种属于男性的美,是阳光和海滩的味道。

说真的,吴世勋见过很对脸他自己都自愧不如的长相,但吴世勋从未有过这种向往的感受。

金俊勉就是一个黑洞。



*
品牌活动设在第三天的晚上,第二天一大早,吴世勋就以要挑礼服为由,拉着金俊勉跑了半个香港的高档商场。

“呐,SUHO帮我试试这件吧,我给远方一个表弟带的。”

“SUHOSUHO!陪我去尝那家店吧!”

“我有点想去游乐场嘛。”

……

其实早上起来的金俊勉情绪是不太好的,被吴世勋这么一带,到了天黑才依依不舍地戴着兔子耳朵发箍回去。

金俊勉揪着自己的“耳朵”。“这个好蠢吧?”

“不蠢不蠢,可帅了。”吴世勋忍不住笑出来,赶紧吃口冰淇淋演示。

“真的假的?”金俊勉半信半疑地问,一看到吴世勋吃了大口冰淇淋,马上夺过来。“你不能吃!胃不要了。”一边金俊勉大口占领了吴世勋的冰淇淋。

路上,吴世勋总觉得那个蹦蹦跳跳的金俊勉跟自己儿子似的,带个粉红的兔耳朵,说话温温和和,看得出来心情超好,吴世勋简直都看到他摇晃的小团尾巴。

回到宾馆,吴世勋就带着金俊勉去汗蒸房,金俊勉在一边脱衣服,于是吴世勋就又看到小兔子的小白皮,金俊勉的脊背好看,光滑地让吴世勋想起刚刚那个被劫胡的奶油冰淇淋。

“看什么呐,换衣服吧!”金俊勉又露出那种人畜无害傻呵呵的笑。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