霁月菌.

没有原则的cp持有者,只会大口吃咸肉,大口喝甜酒。

【我可能中毒了】07




*
吴世勋害怕金俊勉出什么乱子,就干脆让他留在酒店套房里,自己去赴了宴,Kino公司也会做事,看吴世勋身边没人,就还是派陆娜陪吴世勋吃酒。

吴世勋乐得清闲,正好从陆娜那里套点话。

没错,这次来香港,除了出席一个Kino赞助的品牌活动外,吴世勋重要的意图是探探Kino的意思。

Kino娱乐是香港老牌娱乐公司,根据现在多样化的资本发展前景下,Kino早就做了领头羊,率先投资其他各个产业,娱乐产业也开始进军内地。

吴世勋这次来就是想看看Kino在内地是想独霸一方好是有合作的意思。放在以往,自家的张氏肯定要和新来的集团好好斗上一翻,可最近形式有变,能拉到Kino来自己这一边是百利无一害。

会场氛围还算好,来的人咖位都不算大。本来吴世勋是不想来这次的活动,想着Kino是主办方,就来混个脸熟。

结果转来转去发现一个人都不认识,想起的那家咖啡店,吴世勋嘴馋了,干脆打发了陆娜,自己出了酒店打了车去。

好像,小助理晚饭都没吃,给他带个蛋糕吧。

吴世勋看着柜台里的草莓蛋糕,松松软软,一下子选中了。

“就拿这个,给我包起来。”



*
虽然以前的公司也外派自己来香港学习,但这还是金俊勉第一次住这么大的套房。

简直是别墅嘛!

吴世勋租的套房有两层,第一层是客厅,卧室连带着厨房,二层是一个室内游泳池和室内娱乐场。

金俊勉一下扑倒在大沙发上,有点小市民地还在沙发上滚了几下。

“呼——真舒服。”

以前金俊勉想都不敢想的事情,现在或者未来都是家常便饭了。

咕嘟咕嘟,金俊勉听到自己的肚子好像响了,好在四下无人,金俊勉叹了口气,想到自己晚饭还没吃呢,寻思去楼下吃一点。

金俊勉下到二层,看有家日本料理,里面人不算多,都是谈事的人,金俊勉就要了份套餐,想起来吴世勋晚上赴宴估计没吃啥东西,就又单点了了份玉子烧。

“吃这个应该可以吧。”

本来就是一个人吃饭,烹饪得也快。金俊勉一会儿就带吃完了,去走廊等电梯。

“也住二十二层?”问话的是一个个子不高四五十岁的人。

“嗯,是啊。你也是啊。”金俊勉下意识地搭讪。

“那真巧。”男人的眼睛挺大,就是看起来有点猥琐,金俊勉心里想,果然是自己看吴世勋的神颜看多了吧。

两人就都再没说话,金俊勉看着向上变幻的数字,有点担心吴世勋回来的时间。

“那么多漂亮精干的人,说不定哪个就看上吴世勋了。啧啧啧。”金俊勉一边懊悔自己的想法太过自私,心里的那个角落里的“阴暗”想法忍不住地往外冒。

“吴世勋也会对别人这么好吧,只是因为我和他没利益冲突,现在才会这样……”

想到这里,金俊勉觉得悲观极了,又觉得自己太自大了,明明有了陪伴偶像的机会,现在又妄想偶像对自己也付诸同样的情感。

“其实今天是我的生日。”旁边的男人在出电梯门的时候突然留下这么一句话。

金俊勉也不知道怎么回答,看着在外面等自己的男人,自己尴尬地笑笑。

“那……你生日快乐啦!”

男人到了谢,眼神徒然增加了忧郁。“可以陪我坐坐么?”

金俊勉开始有点害怕,可看到对方真诚的眼神,又没理由拒绝。“有点晚了吧……”

“房间不远,就一会儿好么。”


男人住在吴世勋斜对面的那个门里,金俊勉打量了一下,和吴世勋那边的户型差不多。

“喝点东西吧。”男人在烹饪台那鼓捣了一会儿端来一杯橙汁。

也没发生什么事,金俊勉觉得是自己想多了,可能人家就是一个突然想要“听生日快乐”的人。

这样一来,反而是金俊勉自己多想了,怪小气的。金俊勉放松了很多,拿起橙汁。“那大叔你是来出差的?”

男人眼神恍惚,闪躲了几下,把橙汁又推了推,“你先喝点水,我慢慢跟你说。”

“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嗯。”房子空空荡荡的,男人的声音显得很遥远,金俊勉在这种环境下突然开始有点困了。

“有一个人呐,勤勤恳恳地工作了很多年,踏踏实实地干每一件事,最后……只不过是犯了一点错,就被开除了。”

“很可惜吧,不过是什么错啊。”

金俊勉晕晕乎乎没有听清最后的话,就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什么错已经不重要了,因为重要的是,他马上可以复仇了。”



*
吴世勋回来的路上满脑子就想的都是那小粉丝看到蛋糕的样子,肯定又会露出那种傻兮兮的笑,连眼睛都没了那种。

想着这些,吴世勋的步调都轻快了好多。













评论(2)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