霁月菌.

没有原则的cp持有者,只会大口吃咸肉,大口喝甜酒。

【我可能中了毒】05






*

“你要想知道的话,不得给我签个卖身契啊。”

即使心里金俊勉吐槽过万千次自己每次少女般的表现,可是听到吴世勋这么说,还是羞红了脸。支支吾吾地不知道怎么回答。

吴世勋看到金俊勉的样子,觉得实在是太可爱了,就凑近金俊勉的耳朵,轻声说道:“以后还长,慢慢解释给你。”

金俊勉哪料想到吴世勋突然靠近,像个兔子一样弹跳起来,捂着红了的脸。

“我……我去做饭!”

说罢,金俊勉跌跌撞撞地转过去,到了厨房门口还绊了一下。

吴世勋笑了笑,继续低头看金俊勉之前做的自己的特辑。



*
原来吴世勋是柠檬味的,金俊勉想到。



*
金俊勉周一去上班的时候,大腹便便的鼻孔出气的老板第一次顶着他的地中海发型,堆着笑邀请金俊勉去自己办公室坐坐。这架势搞得金俊勉还以为自己哪一点被老板看上了,要潜规则他呢。

这个想法一出来,金俊勉就吓得打了个激灵,又把自己的头发往下捋了捋,把头埋得更低。

老板看着自己办公桌前低着头的金俊勉,连忙起身。

“小金,坐啊坐!”

“坐……哪啊?”

金俊勉记得上次有个同事坐了老板的沙发,被扣了奖金,说什么沙发是给客户坐的,你们一群员工坐什么坐。于是老板的沙发就成了禁地。

老板看起来也想到了这件事,油腻的脸上尽是尴尬,挠挠头,马上就又恢复成那副谄媚的嘴脸。

“小金你随便坐,哪都行。”

“我还是站着吧,老板您说。”金俊勉诚惶诚恐地思索了一会儿才说。

于是老板也不敢坐下的样子。

“那是,我们这小公司容不下您这尊大佛。”老板讪讪地说。

金俊勉怀疑自己被解雇了。

“那个,我这次叫你来就是告诉你一下,以后不用来这上班了。”

金俊勉心里的问号简直要冲破天际,破罐子破摔地想问清楚原因,生气的眉毛已经了起来,要质疑的话刚到嘴边,就被老板的一句话硬生生地憋了回去。

“你被调到张氏总部了。”

老板说罢,还特意走到前面拍了拍金俊勉的肩膀。

“到了本部,别忘了多“照顾照顾”我们啊。”



*
一头雾水地开车回家,金俊勉是被吴世勋一个电话惊醒的。

“小粉丝?把东西收拾一下,两个小时后我去接你,然后一起去机场。”

金俊勉条件反射地嗯了一声后,不等说出询问的话,吴世勋就挂了电话。

听起来,吴世勋电话那边是有什么紧急的会议。

不过话说……金俊勉才想起刚入公司时候的培训,前辈好像是有说过自己公司是张氏资产的话诶。

“天!吴世勋他来真的啊!”

黑洞洞的车库里,照明灯还时不时地闪烁一下,即使是夏天,地下停车场也凉凉的,低温倒也帮助了金俊勉思考。

“要……去么?那样以后很长一段时间都和他有了联系吧。交集更多,错误也会更凸显。”

“但是,一点都不想再和他拉开距离了呢。”



*
会议室里空空荡荡的,只有几个人,都穿着正装,正襟危坐地翻阅面前的资料,连发出的声音都是规律的。整个空气似乎都充斥黑色的被凝结的空气。

坐在长桌尽头的人停止了翻页。

“我们谈谈计划吧。”男声镇定又年轻。

其余的人都放下手里的资料。抬头看向发声的年轻男人。

除了吴世勋。



*
“钟大说你招了个助理?”会议散了后,只剩那个会议桌正坐的年轻男人和吴世勋。

“嗯。”

“不管你做什么,主次你要分清,别耽误大事。”

“我知道,哥。”

张艺兴从手提包里取出一份资料,递给吴世勋,示意让他看。

“这是金俊勉的资料,钟大调查的,倒是没啥大问题。”

吴世勋翻开第一页,就看到了一张有点年代感的照片,照片的主人公是一个软软糯糯的小孩,趴在玩具小车上笑呵呵地看着镜头。

吴世勋看着这笑容,竟也不自觉地嘴角上扬。



*
金俊勉取好登机牌,一转头,看到的就是那里站着等自己的吴世勋。

吴世勋穿着黑色的齐膝长大衣,脚上是金俊勉昨天才在吴世勋带来的杂志上看到的联名球鞋,线帽下露着发红的发色,顿时生动了起来。

因为带着墨镜和口罩,金俊勉看不清吴世勋的面孔,但那个赫然的气场就是Sehun,金俊勉知道。

一下子觉得恍惚,要是没有那个偶遇,金俊勉现在应该是窝在格子间里打盹,或者和同事八卦,可是遇见了吴世勋,一切都好像开始不一样了,岂止是不一样,简直是天翻地覆。

就……好像在做梦。

吴世勋看到傻站在那的金俊勉,以为金俊勉找不到自己了,低头轻笑了一下,拉下口罩,挥手朝金俊勉走过来。

然后走到金俊勉面前时,吴世勋抬手就是一个板栗:“发呆呐?”

金俊勉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气鼓鼓地看着让自己脑门疼的人。

“啊哈?!”

金俊勉抬头看着吴世勋挺拔的鼻梁,也不顾刚刚脑门的那个板栗,说出了自己一直在顾虑的东西。

“那个……我一直都在想,我能不能做好你的助理。”

吴世勋看了眼金俊勉,让他继续说下去。

“你生病敲门的时候,我甚至不能第一时间意识到你的状况,满脑子想的都是“啊啊爱豆好帅好帅的话”……我会因为粉丝身份耽误事的……”越往后说金俊勉越发没有自信,最后头低的只剩一个毛茸茸的发旋。

吴世勋又是一个板栗。

“嘶——”

“你干嘛!”

“你看哪有粉丝对偶像这么……龇牙咧嘴的。”吴世勋戴上口罩,大跨步地往候机室,墨镜下的眼里是掩饰不住的笑意。

“可我需要的就是你啊。”

金俊勉没听见吴世勋后面说的话,小跑着赶上吴世勋。

“老板老板!你说啥?”



*
天气晴朗,飞机在下午的暖阳里按时起飞,在蔚蓝的天空上划过线条,飞行向香港的上空。



评论(2)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