霁月菌.

没有原则的cp持有者,只会大口吃咸肉,大口喝甜酒。

【勋勉】我可能中了毒02






*
金俊勉表面装作一副淡定的样子,心里早就炸开了锅。

想着早起就把牛奶拿上,别再像昨天一样忘记拿了,连盒子都被人撬了。

结果!天啦啦啦啦啦,一开门!这肤白貌美大长腿不是Sehun还是谁!

心里“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sehun!!”

表面:冷眼。

正在修牛奶盒的吴世勋感到有点怪异。

金俊勉心里活动:啊啊啊啊啊啊sehun宠幸了我的牛奶盒子!!啊啊啊啊啊!

表面:“您是在?”

吴世勋挠挠头,毕竟是自己先犯了错,少有地低头说“不好意思啊,我以为是我的牛奶,就………”

“你以为是你的,就可以拆啦?”金俊勉心里想说的是:当然可以!

但吴世勋一听这话,顿时对这个面相和善的人感到疑惑。

“我靠,这突然变得面若桃花说出这话几个意思啊。”吴世勋心里想着。

然后两人就跟斗鸡似的,彼此打量,大眼瞪小眼。金俊勉以吴世勋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脸。

“sehun!”金俊勉显然是忍不住了,一下暴露了。

“我爱你!sehun,永远支持!”

吴世勋一大早起来就被下了这么一大跳。“你……?”世勋挑挑眉,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诡异的局面。


*
金俊勉觉得自己一定是被上天眷顾的那个人,上帝给了自己一个馅饼,偏偏是狠劲砸下来,把自己砸了个仰八叉。

开水沸腾的声音点醒了金俊勉,金俊勉还是不愿把自己的头从门后面取出来。因为……爱豆sehun就他妈在自己客厅啊!

啊啊啊早上表现得蠢死了!!啊啊啊!那时候爱豆居然率先打破僵局“是粉丝么?”

“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金俊勉算是彻底暴露。

吴世勋皱皱眉头,“我怎么有这么一个蠢粉丝”的心里活动赫然写在脸上。

“那个……sehun你要不嫌弃,可以来我家看看……我有你的全套周边!”说完,金俊勉的脸成了番茄色。

吴世勋看着这个蠢萌蠢萌的粉丝,扑哧地笑了出来。当然是在心里。

吴世勋不要面子的喔。

“那……可以请我吃早饭么?”吴世勋微微一笑,这只不过是正常人在说话时都习惯性的嘴角开合幅度。

金俊勉强大的粉丝滤镜使吴世勋做成了一个逆光的仙子笑。内心的雀跃让金俊勉大跨步地领爱豆进去。

当金俊勉打开自己的房门的时候,才恨不得钻到地缝里。

“妈耶。没收拾。”

反观吴世勋,并没有太大的嫌弃,反而觉得温馨,有家的感觉。对吧,一天劳累后,回来一眼就看见满沙发的……爱豆抱枕,然后窝在房间里,刷喜欢的剧,都是喜欢的事呢,第二天挣扎地起床去上班,和小同事打打闹闹,一块说说老板坏话,唠唠八卦,赶上什么节日,还一块儿聚聚。

多好啊,普普通通。

好吧,最重要的是要有个比乱的比赛,没人比得过吴世勋了,嗯……可能现在加了个金俊勉吧。

鸵鸟一样的金俊勉最后还是认认真真地把头从门后面拿了出来,用不多的食材做了一顿早饭。

吴世勋也是拿起来就吃,那可不咋的,金钟大忙着公司的事,自己又不能出去,昨晚就空腹的吴世勋大口吃着金俊勉煎的蛋,冲的燕麦。

吴世勋吃饭,金俊勉以看吴世勋吃饭来饱腹。

从未有过的安心呐。

就像是……小时候每个早上妈妈的味道。

然而这种平静的和谐很快被急促的敲门声大破。

金俊勉有些恼怒的前去开门,还不忘对吴世勋笑笑,表示自己多么多么宽厚仁慈善良大方可爱。

“您好!打扰一下,您有注意到隔壁的人的去向么?”门口是急的满头大汗的金钟大,手里还提着打包盒。

“钟大哥?”吴世勋探出头。


*
吴世勋胳膊挡着金钟大拿着日程表招呼来的进击,还不忘偷偷看向金俊勉。

哎呦,不能在粉丝面前丢了面,谁说不是呢。

金俊勉想是想起什么似的,大呼着“要迟到了”就回屋换衣服去了,金钟大这时候才敢悄悄问。

“这谁啊?”

吴世勋看来是还对刚刚金钟大的行为不满似的。

“我粉丝,你管啊。”

“哎呦,小祖宗,你可长点心吧。你知道他底细么?再说……”金钟大没说出后面的话,再说……你的粉丝除了黑的,还有么。

金俊勉正好换好衣服,匆匆出来,拿起一片吐司,招呼着两人就走了。

“hunhun,经纪人哥,你们忙我上班去了!”末了,还鞠了一个大躬,就闪了出去。


“这……该不会是个傻子吧。”金钟大石化在那里。“这小子……就把家这么丢给我们?不怕我们是坏人啊。”

“哪都是坏人啊。”吴世勋笑了笑,拿起手里的自己的等身抱枕向金钟大丢去。

“对了,昏,咱们公司最近要干的那场“硬架”,要开始了。”

“张艺兴说的?”

“嗯,老板说时机成熟了。”

“好。”

吴世勋瞟了眼金钟大欲言又止的样子,随即问道:“那你咋了这是?还有事啊?我可再不想干那种事情了。”

雷厉风行的金钟大居然打起了结巴。“昏啊,你……自食其力吧。”

吴世勋心里一个大大的“what”简直要叫嚣出来。

“我回总部帮老板去,你没经纪人了,又害怕给你找个助理,不合适。在这节骨眼上出幺蛾子。”

“反正你也没啥日程,公司那边关于你失踪的回应也差不多了,你休息休息,这两天就出几个活动,都不在大陆。”

“有……保镖接你。电话联系!”

金钟大做了个听电话的手机,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响当当之势溜了。

溜了溜了。

独留吴世勋一个人在金俊勉的小公寓,吴世勋看了看墙上贴的海报,挑了挑眉,邪恶一笑。

计上心来。


*
金钟大感觉自己就是那邪恶皇后的爪牙,把一个名叫金俊勉的白雪公主堵死在悬崖上。

“你好!ZZ公司职员金钟大。”金钟大伸出手,做着自我介绍的时候尽量把眼笑得眯起来,不让金俊勉看出眼底的怜悯。

金俊勉懵懵地看着把自己拦在公司楼下的猫咪男人,才恍然大悟。

“经……济人?”呆萌的金俊勉忙点着头,把手握上去。

“我们想请金先生做助理,吴世勋的。”

正是下班的点,人们熙熙攘攘的走出各大厦、写字楼。有拥抱向前的情侣,有勾肩搭背的刚入职场的新人、也有气势满分的小资经理。他们脸上的倦怠在走出公司大门的时候就消失不见,迎着一天最后的光亮奔向城市的各个角落。

都是热热又平静的。说这种生活索然无味的人,是一定不知道回家的路上有多高兴。

可是在这城市如涨潮的巨大喧嚣里,金俊勉此刻只能听到那一句话。

“我们想请金先生做助理,吴世勋的。”

除此之外,能只剩自己的呼吸声了。







评论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