霁月菌.

没有原则的cp持有者,只会大口吃咸肉,大口喝甜酒。

【勋勉】迟暮(短 / 完)



站在生命的尽头忆往昔,发现那少年脸庞发着光。呵,曾一度认为荒唐的事儿,到头来才知道那多珍贵。



*

都说事后一支烟,赛过活神仙。

吴世勋坐在床头,从地上散落的衣服里有幸地摸出来一根烟,“咔哒”点燃,并没有一身轻松,相反猛地贯入耳鼻的呛鼻味让吴世勋连连咳嗽。

“他娘的,什么时候连烟都不会抽了。”不一会儿烟就袅袅升起,缠绕在吴世勋周围,跟个腾云驾雾的大仙似的。

小宾馆尽是潮味儿,斑驳的墙壁被店老板用掉漆的小破床头柜也挡不住。吴世勋看着那个三条腿的床头柜歪歪斜斜地努力站起来的样子,一脚蹬翻。

这一脚开启了吴世勋暴躁的情绪,少有的摆设都逃不掉。

“丁零哐啷”

“去他奶奶的!”

眼眶开始泛红,吴世勋没有想到,今年的第一次流泪居然在这么一个逼仄的小旅馆里。

拳头的骨节开始渗血。

窗外是北方的冬日,肃杀的气氛,树枝都是黑色的,裹着一层冰。没有风,没有雪,就是一潭死水,没波澜,压抑。就像是一个拼劲全力的人耗尽了青春,等不来朝阳,在沉默的黑暗中磨掉了棱角。

不,不是棱角,是少年所有的东西,有孤勇有鲁莽。现在外面的全部,全部都是昨日少年过后的迟暮。



*

金俊勉领着吴智在学校保安室等到路灯都亮了,也不见家长来接,心里嘀咕了千万个不是,可一看到小吴智稚嫩脸就燥不起来。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那个原因,金俊勉最近来是越来越对有关小孩子的事生不起气来。

小孩子呐,那句话咋说来着?是阳光,是花朵。蓬勃的小生命哟,你们的生活刚开始,都是崭新的!

“小金老师?我什么时候可以回家啊。”吴智这一双眼生的水灵,让金俊勉入神。

吴智是金俊勉班上的学生,年龄小,却异乎寻常地懂事乖巧,金俊勉还挺喜欢这个小孩子来着。

这么小就不打不扰……班里的活也都是抢着做,金俊勉几年的代班经验让金俊勉猜到这估计是个单亲家庭。然后金俊勉就理所当然地多加看护小孩子。

要赶上别的小孩家长到现在不接,金俊勉早就等不住了。可这小孩偏偏乖巧的要死,拿出课外书,一点也不造次。

许是小男孩的那一面终于战胜了让人心疼的乖巧,吴智问出了这样的话。

“什么……时候可以回家啊?”金俊勉恍惚地重复了一遍这句话,正准备自问自答地回答,保安室的玻璃被敲开了。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来接个孩子,来晚了,麻烦了!”进来的男人带来一股寒流,忙跟保安大叔打哈哈。

吴智这个时候跑了过去抱住来的男人。

“奥,是吴智的爸爸啊。”

“可真够粗心的。”金俊勉坐着不动,心里想。

那人错过保安大叔的身体看到金俊勉,“您是吴智的老……是你?”

金俊勉抬头。“吴……世勋?”


好久不见啊小子,都……成家了。


“好久不见!吴世勋坐在桌子对面,笑眼还是弯弯,总觉得不再那么澄澈,似乎……是加了什么东西,都是被操蛋的生活折麽过的人,金俊勉知道那是什么。

“好久不见呀,你……都成家了?”金俊勉还是忍住了这句话,心里那股劲儿翻腾了几下自己就下去了。谁还没个年少轻狂,要是再追着不放那可不丢人了。

“好久不见啊,吴爸爸~”金俊勉打趣道。

妈蛋,还是没忍住提这事。

吴世勋眼神有了明显的躲闪,慌忙地推给金俊勉菜单,让金俊勉点菜,旁边的吴智也扑扇地眨着大眼睛。



S市的梧桐最多,因为是南方,即使到了冬天也有叶子,高高大大的梧桐下的路让金俊勉一下想到了多年前的日子。

艳阳,汗水,篮球,北冰洋牌儿汽水。

吴世勋像是也想到了。“现在还打着篮球么?”

“不行啦不行啦,老了,身体不行。”吴世勋的声音已经不再稚嫩,仅这一点就把金俊勉拉回到现实。

拉回到这个阴冷的梧桐大路上。

“行了,小……小吴。”金俊勉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了合适的名称,“小吴”叫得拗口。“把我送到这儿就行了,前面可以打到车。”

“快回去……吧,你儿子等你呢。”

“他不是我儿子。”

吴世勋突然拥上来,然后是铺天盖地的吻。

原来……吴世勋的吻是这样的味道。

金俊勉慌乱又理智的破慌而逃。

“我说过!我会等你的!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金俊勉听到吴世勋的喊声,吓得不敢回头。

怕哭成个傻逼。

然后事实证明,吴世勋就是有能力让金俊勉哭成个傻逼。金俊勉小跑到车站,跪坐在站牌边儿,一副金俊勉平时打心眼就看不上的落魄样子。

真他妈的操蛋,金俊勉现在就想立马回去抱着吴世勋,回给他细细密密的吻,然后告诉他:我金俊勉一直知道,从高中就知道!

可是老天爷连幻想的机会都没给金俊勉。

金俊勉强忍着突如其来的腹痛感,拨打120后昏了过去。





*

吴世勋慢慢走回楼道,发现昨天就投诉的灯还是没人修,一股怒火在黑暗中竟蔓延成了悲凉。

黑暗永远是脆弱的保护衣,谁说不是呢。

吴世勋一边是刚刚被金俊勉拒绝时的干脆和慌乱刺痛了心,一边是恨着金俊勉。

这么多年,我未娶,你也未……娶。看你刚刚吃饭的时候的眼神,分明就是在怀念,看到吴智时你分明就动了容。

你这……傻子,怎么就不肯接受呢。

以前是小,处处受着拘束,现在想来可以理解你金俊勉一声不吭地话也不回去国外,现在呢?现在呢!

吴世勋几乎要咆哮出来。

“小叔?”吴智听到动静,开了门。

马路上的急救车声音掩盖了吴世勋的小声抽泣声。



*

自从那天偶遇金俊勉,请作为吴智老师身份的金俊勉在自家附近吃了顿饭,吴世勋以为是再也见不到金俊勉了。

吴世勋也不停地开始催眠自己,告诉自己是因为年少的情愫才忘不了金俊勉。

机会也来了,吴世勋和一对儿女同商讨好了形婚的事。

这辈子,也就这么过了。


吴世勋是在带“女朋友”回本家的时候接到金俊勉的电话的。

“世勋……你不在家么。”

匆忙赶回公寓的吴世勋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金俊勉蹲在楼道口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这小傻子剃了个头,吴世勋看到留着光溜溜“发型”的样子,心像是被狠狠戳了一下,尖锐的疼痛。吴世勋赶紧小跑过去把自己的帽子给金俊勉戴上。

本以为金俊勉会躲闪,吴世勋没想到金俊勉就乖巧的站在那里,配合吴世勋给自己套帽子。

有那么一个瞬间,吴世勋以为两人默契的是相爱多年的恋人。

不行,吴世勋知道不能麻痹自己。

“怎么大冬天的把头剃了,不冷啊你。”吴世勋搓搓手。

金俊勉就这么看着吴世勋,眼睛有力的像是要把吴世勋看出个洞,有决心看他一个世纪。

最后才用光了所有力气,眼神柔和而悲伤,一如多年前的那个午后。

“世勋……爱我,好不好?”



*
这是两人来到北方这个小镇的第七天,吴世勋一开始的强烈悲伤和不甘也逐渐被金俊勉的笑容磨平了。

让你……开心。

这天中午,金俊勉撒娇般的拖着吴世勋去吃了自己不太能吃的麻辣烫,坐在大排档上,说是想起了高中的岁月。

然后……吴世勋看着金俊勉的微笑哭成傻逼。

肯定是麻辣烫的味道熏的,你看这袅袅白气儿,是不是把老天爷都熏哭了。

金俊勉搂抱着吴世勋,眼睛有近乎哀求的神色,吴世勋知道,从金俊勉带他去大排档的时候,就知道,时间到了。

两人推搡地不分你我,激吻进了住了几天的小旅馆。

床被压的吱呀吱呀响,男人的喘气声,男人的呻吟声把隔壁住客引得不满极了,可劲捶着墙,想让隔壁安静。

两人又怎么会理会?纵有世界阻扰,我也要把你融进我的血肉,让你成为我的生命。以后当每一个清晨醒来,我都能感觉到血液的流动是有你,心脏的跳动是你在牵动。



*

吴世勋站在一个陌生的北方小镇街头,吸了最后一口烟,把手里拿着的诊断书点燃。

从此往后,你是我一个人的,你在我的世界里存活。我会戒烟,好好爱护自己,把你那份命也一同活下去。

那张在压抑空气里自由燃烧的化验单上赫然写着,检验的最终结果,胃癌。



*

夏天又来了,吴世勋下了班提着西瓜,眯着眼看到了在社区篮球场打篮球的吴智。

吴智已经长大了,居然出落的比吴世勋还高,比起这个,吴世勋看着吴智神采奕奕的脸,眼泪不知怎么的,就开始在眼眶打转。

“吴智啊,喜欢什么,就去追求,小叔都不反对,小叔不怕你浑身伤痕,就怕你没去。老了,后悔。”

吴世勋想起很多年前,那时候金俊勉的眼神柔和而悲伤。






-全文完-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