霁月菌.

没有原则的cp持有者,只会大口吃咸肉,大口喝甜酒。

【勋勉】跟着昏昏有肉吃01



主cp:勋勉 ; 副cp:灿白
嗯哼?虽然说主线是勋勉,但灿白的情感戏份也不少啦
⚠️有狗血大三角或者四角剧情,注意自行避雷



金俊勉临出班门前又看了眼那个坐在窗边的清秀而冷峻的青年。

“诶!朴灿烈,快看快看!小金老师是不是看你呢!”边伯贤一直都明白好友朴灿烈对小金老师的心思,最后目送小金老师离开的时候,抓到小金老师最后的一个回眸,就立刻拿钢笔戳了戳前面趴在桌子上的朴灿烈。

朴灿烈猛一个抬头,视线抓住的只是金俊勉停留过的空气。

“在……看我?”朴灿烈抹了把刚刚趴着的时候流下的眼泪。

正值一个有暖阳的冬季上午,阳光正好,也正好让泪水反射的光彩映到后座边伯贤的瞳孔里。

“老朴你……”看着一向撒泼赖皮的死党此刻郁郁的样子,边伯贤刚低头准备拿着给朴灿烈的抽纸的时候,再抬头,那高瘦的身影已然站起,不等边伯贤反应,朴灿烈“呼——”地奔出教室。

“铃铃——”下课铃响了,坐在窗边的吴世勋终于肯收回一直看向操场的眼神,收了收桌上的课本,男孩双手一伸,校服下的花臂露了出来,男孩似乎是百无聊赖地拨拉了两下头发。

没人听得到的叹气。

时刻拨回到前一分钟。

朴灿烈追出教室,刚好看到走廊那边的金俊勉的背影,一如既往的熨烫的整整齐齐的衬衣,刚好到脚踝长度的西裤,就连教师证的挂绳都是整整齐齐地压在领子下,不像老班或者随便什么其他老师那样随意挂在脖子上。

这个年纪的男孩是不是都会冲动呢?对美好的事物,比如女孩身上的茉莉花味,洗干净的白裙子,方块字体的笔记……或者出格一点,比如干干净净又温和的实习老师。

小金老师是S大的大四学生,今年来K市高中实习。在此之前,朴灿烈从来没对一个男性感到欢喜。

在之后的很多个时刻,朴灿烈都在想那时候那种无法抑制的渴望是不是青春荷尔蒙的爆发。直到很多年后的一个午后,到了已经彻底和年轻搭不上边的年纪,朴灿烈才想明白一个道理。

原来,心脏从来是不会因为年龄的大小而跳动的速度的。

彼时下课铃一响,又说又闹的声音渐渐大起来,让恍惚中的朴灿烈一个激灵,猛地跨步,追了上去。

朴灿烈感觉世界静止了,全世界在这一刻只有那人的背影,和自己奔跑的呼吸声。

一个瞬时,朴灿烈一把拉过金俊勉,不等金俊勉诧异的表情做完,朴灿烈把金俊勉拥到了一旁的教师水房。

“咔哒”

门一锁。

“小金老师----”少年没有了刚才的锐气,支吾着说不出来要说的话。

“我知道。”朴灿烈把金俊勉一如既往的温润眼神看成了鼓励,年少的炙热胸膛没有让朴灿烈看出来温润眼角的苦涩。

“金俊勉,我-----我喜”少年脸更红了。一句话支吾了半天。“就是……我看到你,很开心,我想……除了师生或者朋友,那种……更大胆的关系。”

“那个,抱歉。”似乎金俊勉也不知道再该说些什么,自己觉得回应如此稚嫩美好的情感苍白过了头,金俊勉只能把鞠躬的头低的更低。“谢谢你……我有喜欢的人了。真的……抱歉。”

“啪——”没拧紧的水龙头,水滴落下,迸裂。

“那小金老师……今天最后一天班么?”

“嗯。”

“小金老师以后还会来看……我么?”因为年纪相仿,金俊勉在实习的几个月里已经和学生打成一片了。

金俊勉抽泣了一下,还是红着眼睛勉强地笑了出来。“朴灿烈小同学啊,要好好学习哦!我有时间当然会看你们咯。”



酒过三巡,在国外好久没这么放肆喝酒的朴灿烈算是好好宰了一顿边伯贤,这不,一下飞机连澡都没洗,跳上一辆出租就连夜到了S市,找老友边伯贤放肆了一把。

“冬天……冬……”朴灿烈显然已经喝得醉呼呼了。

边伯贤抬眼看了眼晌午的大太阳和自己的短袖衬衫,寻思这朴灿烈是不是喝得感温系统失调,所以觉得冷。但边伯贤最后还是叫了个服务生,让他把包厢的空调调高了几度。调的时候,服务生还瞪着他圆嘟嘟的大眼睛,狐疑地拿起遥控。

“这两瓜娃子,三伏天的,干嘛温度调高。”边伯贤知道,服务生小哥一定是这么想的。

“冬天个鬼哦,现在是夏天。”边伯贤看了眼滩成液体状的朴灿烈,夹了一筷子小炒肉,想了想,又摆摆头,放下,换成一片菜叶。

“伯贤啊……,我是说你还记得冬天,那个冬天么?”朴灿烈眯了眯眼睛,最后终于坚持不下去了,彻底昏睡过去。

咀嚼的动作瞬时停下,包厢里突然安静地只能听见包厢外嘈杂的声音。

你说的是高二的那个冬天么。

要是那个冬天,怎么会不记得。

那个冬天,除了实习的金俊勉离开,还有天王金钟仁宣布隐退,西部雪灾,某球队又输掉了比赛,班痞吴世勋在好不容易坚持了大半学期好好上课后突然休了学,边伯贤参加艺考培训,还有………你朴灿烈一声不吭地去了澳洲读书。

那个洋溢着阳光粒子的高中时代,或大或小的事情在敏感又自信的少年们来看,都是一次次重大转折,撕裂,重造。时光的齿轮呼呼呼地装动着,那个名为年华的巨大机器里,时光齿轮的转动拉扯着一切运转。它们齐心协力,或快或慢走向未知,走向未来。

未经世事的璞玉们在那个冬天,或者说齿轮们在那个冬天,转动得异常快。载着少年心事,走向未知。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