霁月菌.

没有原则的cp持有者,只会大口吃咸肉,大口喝甜酒。

【勋勉】南北

好久没写啦,试试水。

*南北



吴世勋最害怕的就是在天气彻底冷下来之前还没停课,现在想来真是太单纯了。看了看晾在阳台上的衣服已经结成的冰碴,吴世勋不知道还能说什么,一把抓下衣服,倒把手冻了个哆嗦,气的笑了出来。

“阿西吧!”

在此之前,吴世勋只知道衣服会潮,头一次听说衣服会结冰。因为,小吴同学是个彻彻底底的南方人,南的不能在南的南方人。

吴世勋打小在S市长大,那有国际化的街市,也有历史年代感的弄堂,记忆就是从弄堂口的梧桐开始。那时少年的风也是温柔的,少年骑着单车“丁零”地穿过人群,奔出弄堂,风把校服吹的鼓鼓的。

如果时间早,会在下个弄堂口买杯咸豆浆,买两个粢饭团。然后带着香气踏上单车。

南方的温柔水土养育了少年的温柔秉性,都市的快节奏也培养了少年的疏离感。

少年一日日挺拔的脊背,一天天坚毅的面孔,无不昭告着少年已经成熟。

“嗯,老师您有什么好的北方院校推荐么?”

吴世勋想起自己高考时一心想报北方院校的样子简直蠢哭。所以啊!

吴世勋撂下硬邦邦的衣服,裹上才买的的大羽绒服,想了一下,还是换回了黑色大衣。

再冷也不能迟到,也要正视。没错。今天是文艺汇演的第一次筹划大会,也是学生会第一次有实质意义的全干大会。

没成想,一进会议室的门,给吴世勋的还是一个冲击。

呃……不是开会么?为什么?会有……瓜子?花生?饮料?要知道在此之前吴世勋已经做好了参加一场类似商业谈判的会议的准备。虽然这么说夸张了,但……眼前的场面确实让吴世勋惊了一惊。

很快,良好的应变能力让吴世勋定了定神,走进会议室,找到自己部室的位置坐下。

路过文艺部那个长手长脚的大眼睛学长时,学长手边冒着的热气让吴世勋有点端不住了。

自……自热火锅?

大眼睛学长看到学弟的惊愕表情,挠挠头,吴世勋赶紧喊了声“学长好!”并加以鞠躬。

“别紧张,别紧张!”大眼学长拍了拍吴世勋的屁股,吴世勋一下愣在那里了。

他……拍了我的屁股。

“吴世勋!快过来。”自己部室的负责人金钟大学长恰时地喊了小吴同学,吴世勋才尴尬而不失礼貌地回了大眼学长一脸笑。


心里却还诧异着学长突如其来放在自己屁股上的手。


大眼学长名叫朴灿烈,是个朝鲜族,来自更北的东北,果然,朴灿烈有了大大咧咧的性子。性子急躁,可内心细腻,吴世勋在第一次听到朴灿烈弹吉他的时候就给他下了这样的定义。

吵吵闹闹,会议开始了。主席还是冰山张艺兴,也只有张艺兴一人符合吴世勋的预想,穿了身黑色西服,背头梳理地整整齐齐。

他一进来的时候,大家放下了吃瓜子花生的手。


张艺兴和当初进学生会面试的时候一样。

不像……别的学长学姐,人设崩塌到地上。

就比如自己部室的学长,金钟大。本以为是一个儒雅偏偏风度的人,没想到,毒舌腹黑样样都占。

“小学弟,今天约会呐?”金钟大捂着嘴偷偷调侃着吴世勋,吴世勋看会议已开始,小幅度地摆摆头,笑了笑,金钟大一个眨眼也没再说话。

“近期大家都知道咱们系有文艺汇演,不多说了,咱们副主席金俊勉给大家简单介绍下这次活动各部室的分工。”说罢,张艺兴在老板椅上一瞪腿,移到一边去。

名叫金俊勉的学长从旁边站起来,温柔地笑笑,“大家好”吴世勋听到听到这温润的声音抬头一看的时候,金俊勉已经收起笑容,开始了自我介绍。

“第一次大会的时候呢,我好在交换生期间,所以很遗憾没有和大家早点认识。现在介绍一下我吧。我是金俊勉,是咱们经管院的副主席,分管办公室、调研部和组织部这三个部门。后面我也会再抽空和大家慢慢认识,现在咱们先说说这次活动。当然大家放轻松啦。”

即使这么说了,也没有人再拿起桌上的瓜子花生。

金俊勉说话的时候,吴世勋清清楚楚地看到他没有笑,可是眉眼间却无不时温柔,吴世勋一时移不开眼。

吴世勋想着,这真是有意思的人。

评论(6)

热度(27)

  1. 七夜霁月菌.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