霁月菌.

没有原则的cp持有者,只会大口吃咸肉,大口喝甜酒。

【勋鹿】NSG (短 / 完)

以后大概都不能洋洋得意地说起这对老cp了吧。

想想诶,时间过得可真快。

正主第一,对lh不评价,反正我昏昏就是那个干干净净的大男孩。拒接捆绑。对热门事件不予评价。


这篇文,只为怀念。

且至此,不再写这对cp。

以下一切都是个人yy。

————————————————————

1

吴世勋从清早一睁眼开始,眼皮就一直开始跳。好像之前有个人说起来着,左眼跳财右眼跳灾来着?还是反过来,右眼跳灾左眼跳财?反正想不起来了。

管它呢。

有什么关系呢?

吴世勋少有地赖了会儿床,伸了个懒腰,拉开酒店的窗户。诺大的城市刚刚醒来,天色清明,远处又低低地压着几片云。

街道两边的路灯还没有灭,聒噪了一个夜晚,万家灯火明的楼盘这个时候才冷清了下来。早晨的香港,不是热闹的,不是强势的。

是一种热闹过后的仰视,绝对的王者视角。

与往常一样,转身到套房的浴室洗个澡,就又是新一天的开始。用同样的方式迎接着每一天,这仪式平常,吴世勋有时候也突发奇想过,如果我不呢?

然而是从来没有过实行过的。吴世勋一想到,以后关于吴世勋的评价会是不爱干净等有关就一阵恶寒。好吧,虽然自己没有,但总要防患于未然。

我可是堂堂正正,干干净净的爱豆诶。


2

经纪人敲了半天门,也不见吴世勋开门,一阵堂皇,急忙拿出备份房卡刷开了。

客厅也没有,经纪人慌乱地冲到卧室,窗帘没有拉紧,留下了不窄的缝隙,经纪人皱了皱眉。外面已经开始塞车了。

套间里安静得吓人。经纪人开始紧张。

“混?混?”

还是寂静。

“混!”

“嗯?怎么啦。”男声慵懒而嘶哑地响起。

3

小助理排着队,向前一看。好家伙!队伍太长了!

“老板”突然想吃叉烧诶。

也不知道中午前能不能让“老板”吃上叉烧。老板帅!颜即正义!小助理心想。

4

今天没什么行程,吴世勋一早就打算好了,下午去拜访一个制作人。

上午在健身房跑了会儿步,趁天气不好,街上人少,就带着口罩和帽子溜了圈商场。突然想吃柴湾那家小店的叉烧。连不爱吃肥肉的吴世勋想起烤起焦边的肉块也不由地咽了口水。

想着盼望着托小助理买的叉烧,吴世勋的眼皮渐渐下沉,一个盹就打过去了。

恍惚间想起了刚出道的时候寒酸的模样,一杯奶茶就满足的自己,那时候还在的一个中国成员总是会和自己一起和奶茶,还总是掐掐自己几乎没有的肉,嚷嚷着要请自己吃那边的烤鸭。

第一次打歌,第一期综艺,第一场巡演……

往事历历在目又飘然而过。

节点的一场演出,那双清澈的眼睛时不时地瞟向自己。结束后比以往更深的拥抱。

拥抱的触感引发了悸动,心间就那么一下子的颤动。回忆中的吴世勋逃离似得放开了拥抱的手,不让拥抱持续更久。

再回旧时,吴世勋看着要拥抱的那人,心间已不再颤动,手指深深地抓住了那人的背。

5

吴世勋是被短信的提示音吵醒的,醒来的那刻,猛然坐起,头脑一阵眩晕,上一秒的梦中还是以前宿舍的硬床板,这一秒一睁眼就是豪华的套房。

醒过神来,看着墙上用做装饰的咖色镜面,吴世勋觉得自己眼角亮晶晶的。

都过去了啊。

过去的可不只是艰难困苦的那些年少岁月,大概,或许也有那是充沛的情感。

财富其实是永恒的吧,那时候拥有的一笔财富就是成长的愉悦,连骨骼生长都快得咯咯作响。

跌宕起伏的心情,摔倒再爬起的经历。那时只是觉得难熬。

而那时的伙伴也格外……能入了少年鲁莽青涩的心。

两颗青涩的心在那时可是能抵挡一切的。

6

小助理把叉烧拿给经纪人的时候,差一刻钟不到十二点。小助理想总算没耽误老板的午饭吧。

老板可是想午饭中有柴湾的这家叉烧呢。

7

十二点准时开饭。

钟声一响,吴世勋刚好走进餐厅。

吴世勋自己都没发觉,眼皮开始不跳了。

8

吴世勋想起那时候经纪人发给自己短信里下午约好的地点。在电梯里寻思着对话内容。

闷头想着,就走出了酒店大厅。

集了一上午的云已经薄了,阳光穿过撒在吴世勋的脸上,吴世勋由不得抬头,呆滞了一下。

9

“混?快走吧,从这到约好的餐厅得两个小时车程呢。”

那些刻骨铭心也终究难逃过眼云烟的下场罢。

我的骨骼在发育生长,我的心勇敢到坚硬。

纵然触动过,纵然沉沦过。

我知道,我早就发觉,过去和未来一向不能混淆,沉迷过去才是对往事最大的玷污。

只是今天,不知怎的,突然想起。

10

晚上从餐厅到飞机场的车上,吴世勋刷到韩网热搜榜。

久违的关于那人的韩网热搜让吴世勋恍惚了一下。打开内容,吴世勋才如此真真切切地意识到今日已不是往日。

转眼,沧海桑田。

“鹿哥,祝福你啊。”

“啥?混你说祝福谁?”经纪人没听清楚吴世勋的嘟囔,从副驾驶座上扭头。

“没谁啦,哥咱们明天的行程是什么啊?”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