霁月菌.

没有原则的cp持有者,只会大口吃咸肉,大口喝甜酒。

【勋勉】杀手玫瑰





是小可爱 @马克宋马克 点的餐,祝:用餐愉快哦~

以及感谢期间 @陈词 提供的非常有建设意义的意见!

注意:黑化,病娇出没

大写ooc




01
  


 “世勋?我们……分手吧。”
  
  手中的刀叉一下坠落,附近座位的妇人撇了一眼这个穿着牛仔衣的男孩,像是对他不礼节行为的不屑。

  即使是在夏日,西餐厅的温度还是控制在那个较低的温度,那种温度冰冷如手中刚掉下的刀叉。

  小提琴还是钢琴的乐曲,吴世勋已经完全听不出。口中的牛排还没有嚼碎,上一秒还在想去吃一块金俊勉盘中的小羊排,这一秒却因金俊勉的一句话而大脑一片空白。肚子咕嘟地叫了一声,是要嚼碎牛排咽下嘛?为什么要嚼碎呢?哦,金俊勉说要细嚼慢咽。为什么会饿?好像……是因为把钱买了双肩包里藏着的盒子中的那对价值不菲袖扣。


02



  白色的世界恍然失格,笼罩于黑暗之中,耳边传来喧嚣,金俊勉感觉自己的脖子被猛然攥起,头发也开始被揪起,一个瞬间又被狠狠砸下,被一双无情的手套上整齐的西装推向公司大门,眼前全是股票直线下坠的走势,员工开始聒噪起来。

  场面开始走向失控的边缘。

  金俊勉带着混沌的脑子再次呼喊安静,也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啪!”一声摔书的声音,然后会议室像是被按了静音键。
  
  混胀的头脑有了片刻的舒适。

  “九点---报时!”

  金俊勉猛然醒来后坐起,下意识地扑打床的另一边。

  “世勋!”

  新换的公寓大卧室回答金俊勉的只是沉默。手边的空落落的触感也告诉金俊勉那个名叫吴世勋的少年不在身边了。
  
       金俊勉指节泛白地紧紧抓住被单,左心房还是像被挂掉一块似的呼啦呼啦阵痛 。

  不再是两人挤着的一个单人床,柔软异常的大床也带不来那种习惯般的心安。就像一条鱼赖以生存的水分被突然抽走。

      少得从来不是一个陪伴,少得是一种生活。

  可是,金俊勉知道,那些失去水而走上陆地的鱼才会进化成为所谓高级生物--人类。

  金俊勉也知道,鱼和熊掌亦不可兼得。

  小美人鱼为了王子宁愿忍痛割掉尾巴,金俊勉在爱的选择中做出了相反的选择,却在行走的每一步中同样忍受着锥心的痛感。

 为了所谓的步步高升,为了全心投入于这个诺大的吃人世界,放弃那段自己回忆起来都能甜蜜地冒水的爱情,自己的选择是对的么?在无数次面对公司事务中更繁杂的事务,面对每每梦魇醒来后的失落抑或是酒场饭局人走茶凉的孤独时,金俊勉无数次地问自己。

  这个选择对么。 

  直到电话声响起,才打断金俊勉从梦魇中的混沌。


03

 

  这是A市最繁忙的一个十字路口,车水马龙,争分夺秒。
  
  吴世勋颠了颠双肩包,感觉到里面老式保温瓶的重量,歪嘴一笑,拿出手机,点击出厂化设置,一切清零,再次开机的时候,吴世勋熟练地把那个烂记于心的号码输入保存为唯一联系人。

  汽车大巴飞速奔驰,遇见红灯也只好等待。

  然而红灯很快过去,车辆们在斑马线后启动。吴世勋右嘴角微挑露出一个诡异的笑,看好角度和方向,猛地冲了上去。

  “pong!”
  
  “滴!滴滴!”

  在平坦的地面,以吴世勋为中心的红色液体肆意流动,本鲜活的液体在接触地面后蒸发流动,给地面烙下深红甚至发黑的印记。

  假如时钟可以被拨动,假如有神的视角。那么时间骤然停滞,噪音消失,众神环绕唱着至哀的挽歌,血液便是那常人所看不到的圣兽的影子,它挣扎它渴望解脱。

  然而最后,尘埃落定,时针被拨回,喧嚣如海水般从新涌入,填充着世界的每个角落。

  警车和急救车很快就赶来了。

  “伤者吴世勋,男,本地医科大学本科在读……”
 

04



  金俊勉接到警方电话赶到医院时,不顾一直以来的良好素养,冲到前台服务站红着眼,抓着护士长的胳膊就问那个叫吴世勋的车祸患者在哪。护士长一时惊恐颤颤巍巍地翻找住院记录。

  “住院部六……六楼,九号……”

  金俊勉跑到六楼时,警察刚从病房出来。

  李警官今年刚过五十,跟不少人打过教导,饶是这样的工作经验,但看到那个面相斯文的男人冲过来的焦躁恐惧的样子还是吓了一跳。

  “是吴世勋家属嘛?”

  金俊勉看了看病房内安然躺着的吴世勋,没有想到彼此相见居然是在这种情景之下,一时间百感交集。

  当警察再次询问并告知金俊勉伤者车祸时由于刚变绿灯,汽车起步撞击力度小所以伤者并无大碍时,金俊勉才定了定神。

  “对,我……是伤者表哥。”

  “有血缘关系么?”

  “……没有。是一个认识的弟弟。”

  “那你可以联系到伤者家属么?他手机里只存有你的手机号码。”

  “……”

  “先生,先生?”

  “他是孤儿。”

  ……

  简单的问答结束后,金俊勉反而有点踌躇,不知如何进到病房。

  窗外的阳光正是一天最明亮的时候,像小精灵一样的明媚阳光跳跃在这个面容精致的青年人身上。

  金俊勉一步两步不自知地走进,走到这个像天使一样的人儿的旁边,一时竟失了神。

  有时候金俊勉就在想,这样精巧纯洁的人儿怎么会存在在这个世界上呢?无数次的夜晚,金俊勉也曾摸着他挺立的眉骨坏坏地想到,如果把他做成标本,藏起来该有多好。
  
  想着,金俊勉凑进这个青年,他硬朗的轮廓如同他的品质般让人折服,他让人想到了古希腊神话中那些正义而勇敢的神,这个饱含浪漫意味的青年曾让金俊勉陷入进去不可逃脱。

  就像今天早上那个梦,眼前的神会“啪”地一声将这光怪陆离的世界打破,用他那带有光芒的双手拉着自己行至极乐。

  神如玫瑰,卷携着浪漫情怀漫步天堂。

  眼前的人睫毛微颤,金俊勉从那个光度饱和的幻想中清醒。

  吴世勋浅浅转动眼珠,挣开了眼睛。

  “来了?”吴世勋的嗓音还是有点沙哑,就像一杯冰块雪碧中参杂了沙子。

  一瞬间,金俊勉再次红了眼。
  
  吴世勋没有再如平常般体贴,而是带着指挥的口气让金俊勉拿出书包里的东西,这些异常都没有让满是内疚的金俊勉发现。

  一个小带有象征昂贵的logo的小盒子,一个陈旧而笨重的保暖瓶。
  
  金俊勉困惑于吴世勋的奇怪装备,只是金俊勉开口时找不到自然而然地询问的理由。

  寡言的吴世勋则自顾自地把水瓶往外推了一半,拿到那个精致的盒子。

  “其实,这是我准备送给你的升职礼物呢,你不是最喜欢这个牌子么。”

  “拿着啊,我攒了好久的钱。”
  
  “哎呦,怎么掉了!俊勉哥帮我捡一下吧~”

  金俊勉看着说出一连串话的吴世勋露出久违的弯眼微笑,连语气都回到了刚在一起时的奶包味道,窝在眼膜的那些泪简直都忍不住外流。

  刚刚掉落在地面的盒子就在那,金俊勉忍着泪水弯腰拾起。

  泪水再也无法忍住。

  “啪!”

  指尖一动,然后是笨重的保温瓶接触骨头然后落地发出钝重然后清脆的声音。


05

  “吴世勋先生,能再描述一下当时情景么?”

  “我卧在床边,我哥……就是金俊勉先生……”

  “吴先生,抱歉。”

  “没事。”青年摆摆手,低垂着头没有再看向李警官。“我哥帮我捡地上的东西,床头柜的水瓶被他误撞到,然后就……砸了下去”
  
  “好,我知道了,就到这吧。谢谢配合。”李警官看着这个本就无依靠的可怜大男孩,现在竟接连遭遇这样的厄运。心里升起了这个在这个职业中本不该有的怜悯心,没有再细问。
  

06
  


  Hestia小姐很庆幸自己能够在硕士毕业实习中拿下这家高级疗养院的实习资格,其实更让她开心的是她的指导师是一位彬彬有礼的绅士。

  疗养院偏向欧洲风格,所以连带着医师们也都用英文名字称呼彼此,至此,Hestia小姐只知道他叫做Sehun,Hestia小姐每每称呼Sehun这个名字时,嘴角撅起的幅度总让她心潮澎湃。Hestia小姐想总有一天自己也会知道Sehun先生的更多事情,甚至走入Sehun先生的生活中,比如明媚的早上,给Sehun先生做着香喷喷的早饭,煎蛋和芝士。
  
  今天是Hestia小姐实习最后一周的开始,Hestia早早就制定好了Sehun一周攻略计划。
  
  早上,诚意满满的爱心早餐。

  中午,故意画好妆并且假装在餐厅偶遇,点了Sehun先生最喜欢的小羊排,一向礼貌有风度的Sehun先生居然叉走了一块自己的羊排,真是太激动了。Sehun先生还说这是他想做了好久的事。看着Sehun先生深不见底的神秘性感的瞳孔,总觉得Sehun先生在回忆什么似的。Hestia小姐想,难道,Sehun先生也注意我很久了嘛?
  
  下午,拿出自己小心翼翼保存了一上午的自制越蔓梅小饼干和奶油曲奇,Hestia小姐打算和Sehun先生攀谈。
  
  “不知道Sehun先生对爱情是什么态度呢?”Hestia发问。

  “啊Hestia小姐还真是很可爱呢。”Hestia小姐看着Sehun先生微弯的眼睛不自觉地深陷了进去。

  Sehun先生还有薄薄的嘴唇,别样的性感,尤其是说话时一张一合的夹角。“嗯,爱情的话,首先双方得有一样的东西吧,比如年阅历呀,生活环境,对各种事物的看法。可是……如果两人看法完全不同,那就很残忍了。”Sehun先生眉眼间突然陡升了一股寒意。

  可陷入爱情的Hestia小姐完全没有注意。“残忍指的是……分开?”

  “并不是哦,是一方被做出残忍的改变。”

  Hestia小姐似懂非懂地点点头,思考着自己和Sehun先生到底属不属于一种人呢?
  

07



  暮色渐深,远方的夕阳暖色已经开始有了冷色调的转变,疗养院也渐归宁静。

  吴世勋双手撑在走廊的栏杆上,看着窗外暮色四合。时针咔咔地走动,吴世勋看了一眼手表,时间到了。

  这个时间是吴世勋一天最喜欢,最期待的时间。

  吴世勋拿到博士学位后,并没有如他导师所期待的那样,去往研究所或者到大医院任职,而是选择了一家不错的疗养院。疗养院不错是不错,可是给老人看看血压给残疾人推推轮椅对于吴世勋还是太屈才,无奈这是吴世勋自己的选择,任谁也没办法。

  吴世勋穿过花园,走过小径,来到密林中隐蔽的C楼,这栋楼是为植物人提供的。
  
  转身上楼,楼内还是很古典的旋转红木楼梯,吴世勋哼着歌抬脚向二楼走去。

  换下白大褂的吴世勋穿着依然是严谨的风格,便服的吴世勋和背景意外地搭调,让人有种回溯历史或穿越到中世纪肃穆神圣的油画的错觉。

  到了二楼第二个私人房间,吴世勋没有敲门,推门而入。

  床上是一个安静的男人,像是睡着般地轻闭眼睛,脸色很好,苹果肌饱满而红润,整个人又白得反光,让人联想到白雪公主。

  吴世勋觉得自己也许是他的那个王子,但,自己永远不可能让公主清醒的那一天到来。

  看着面容安详的金俊勉,吴世勋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即使,金俊勉不会醒来。

  但,这就够了,不是么?

  自己每天只需要走不到一千米的路,再爬两层楼梯,就可以像这样,抚摸着这天使的脸蛋。

  吴世勋突然回想起来很久以前的某个周末的下午。金俊勉就坐在自己的怀里,那时两人还都住在廉价的出租屋里,外面是鹅毛大雪,屋内两人亲密无间,一点儿也不觉得寒冷,从跳骚市场淘来的二手茶几上的咖啡还冒着热气。

  那时,金俊勉凑到自己的耳边,说道:“世勋这么干净可爱,真想做成标本,摆在家里,谁都不让看~”说完,金俊勉咯咯地开始笑了起来。

  那时,吴世勋看着金俊勉像只偷腥的小猫,无法控制地吻了上去。

  任大雪飘散,咖啡冷却,心,还是热的。

  想到这里,吴世勋的心一如那时砰砰地跳动。

  双唇微碰。

  “你现在,才是我的美丽标本。”
  

08
  


  Hestia小姐最后还是没有选择留在疗养院,因为最后一天Hestia小姐发现了Sehun先生的秘密。
  
  在C楼里,有Sehun先生的恋人,Sehun先生吻了那个植物人。

  瞬时,Hestia小姐终于明白了高学历的Sehun先生为什么甘愿在一家疗养院工作,也懂得了Sehun先生所说的为爱情中的残忍。

  Hestia小姐想,为了恋人,Sehun先生放弃这么多,果然是残忍吧。
  

09



  玫瑰是狂热又不切实际的爱情的味道,热烈、浪漫有着无法抵御的诱惑。

  玫瑰于黑夜绽放,当晨曦从地平线升起,当阳光穿过黑暗,玫瑰花刺上的露水折射光彩。

  阳光升腾,当玫瑰已不再清纯可人,依然饱含浪漫的热烈情怀。
  





______________________
  
霁月菌的大段话:
  
  不知道大家发现没,吴世勋是在汽车起步的阶段撞上去的,所以世勋知道自己不会重伤。
  
  作为医科大学高材生的世勋完全有能力控制伤害力度使俊勉成为植物人。

  俊勉并不是一个看起来那样好高骛远的人,相反他照顾了世勋很多,作为孤儿的世勋对俊勉产生了强烈深沉的依恋,世勋慢慢感觉到自己同较成熟的俊勉之间的巨大沟壑,所以才伤害了俊勉。

  俊勉也喜欢干净澄澈的世勋,因为俊勉出入职场得早,所以明白这种个性的难得和珍贵,所以俊勉开玩笑地对世勋说,要把世勋做成标本。而俊勉最后提出分手也并不是因为升职或者是风纪影响,是因为俊勉觉得自己太沉溺于本不该存在于成人世界的东西了,比如真情,比如简单的浪漫。

  是世勋故意把Hestia小姐引到C楼。

        Hestia小姐对这个爱情故事理解是错的,她不知道真相。真相是俊勉在爱情中被注意是被做出残忍的改变。

  所以说啊,其实我想写得是更强大的受方和病娇攻方的矛盾?大概是了吧哈哈,也不知道表现得怎么样。【忐忑】

  结局说不定是He呢哈哈,世勋最后还是让俊勉醒了,俊勉醒来的时候失忆了,感动于世勋的不离不弃,从此开始新生活哈哈~

  (说不定会有小番外;-))





评论(21)

热度(42)

  1. 马克宋马克霁月菌. 转载了此文字
    ❤️❤️❤️